烟雨暗千家

诗酒趁年华
极易爬墙
取关随意
天雷逆CP

[ME]8小时奇遇

 

猫咪持续下线,马总登场。

写的好辣鸡,觉得自己太菜!

《社交网络》同人

 

 

08

 

Mark没什么特别想逛的,他对派对没那么感兴趣,这里的人他也不认识,便索性走到院子里,对着波光粼粼的泳池发呆,可是站了没一会,天上居然飘起了毛毛细雨,Mark只好退回到屋檐下,接着发呆。

 

Joy是wardo的前女友,他记得的,wardo的妈妈在电话里提到过。分手之后,她还可以光明正大地说着自己‘合作伙伴兼好友’的身份,而wardo在向对方介绍自己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对了,wardo什么也没说,只是Mark,只有Mark。

 

Mark的心情很复杂,有一点不爽,失落也有一点,但更多的还是茫然。他在wardo心里到底是什么身份?wardo不说,Mark也不敢妄自猜测,太多的未知和可能让他有点心慌,在来新加坡之前Mark自以为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可临到阵前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身为一个控制狂,Mark觉得这真的真的是太糟糕了。

 

“Mark?”

 

他思绪很乱,所以当Sean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时,Mark都懒得回头。

 

“嗯哼?”

 

“哥们,你今天把我吓坏了,”Sean表情夸张地喝了口酒,站到Mark身侧,“你怎么会来这?”

 

“我不想告诉你。”Mark的语气毫无起伏,他连借口都懒得编,直接拒绝。

 

“Come on,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因为Edu,对不对?”Sean的眼里有种八卦的闪亮,看得Mark很烦。

 

他没好气地回:“你知道还问我。”

 

“知道和你说出来那是两回事嘛。”Sean笑得很欠揍。

 

Mark不理对方,转身就走。

 

“诶诶诶,别走。”Sean按住Mark的肩膀,神色里居然有几分严肃,“Mark,他现在过得很好,如果你回来真的是想和Edu和好的话,一定不要搞砸了。Chris知道你来新加坡这事吗?”

 

“我没告诉他,但Dustin知道。”

 

“噢,那Chris一定知道。”Sean有点惊讶,“他居然没拦着你。”

 

听了这话,Mark的内心没由来地升起一股怒气。

 

Sean凭什么这么说?不论是Sean也好,Chris也好,Dustin也好,他们都重新进入wardo的生活了,一切都很顺利不是吗,轮到自己想这么做的时候,Sean凭什么认为自己会搞砸了?

 

难道他真的会搞砸吗?

 

会吗?

 

Mark在内心苦笑着承认,他自己也给不出确切的答案。Dustin乐观天成,总是嚷着让Mark过去同Eduardo和好,但是Mark考虑得比他更多,好不容易等到自己真的迈出这一步了,连Sean这种爱看热闹的家伙都来叮嘱他,而Chris态度暧昧,估计也乐观不到哪去。不说别人,就说Mark自己,在Eduardo说要先享受派对的时候,他也妥协了,于是就真的什么都没说,好像是维持着什么美好的假象。

 

这很不果断。Mark暗自心想,他特意跑到新加坡来,就应该是要去争取什么的。

 

看到Mark隐含怒气的面庞,Sean叹了口气,捶捶对方的肩膀:“进去吧,雨越来越大了。”

 

他们走进去的时候,蒂娜正准备开始表演,主持人极有经验地调动着观众,气氛一阵高涨,所有人都注视着台上那个曼妙的身影,Sean也在Mark身边高呼了一声,成功引来他的一个白眼。

 

那确实是个很棒的表演,但Mark的心思根本不在那上面,他感到无趣极了,一脸索然无味的表情和一边高声呼喊的Sean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时,裤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他拿出来一看,发现是Eduardo发过来的消息。

 

[你在哪?]

 

Mark看了一眼旁边简直要兴奋过度的Sean,回复道:

 

[你在哪,我去找你。]

 

Eduardo的信息过了一会才传过来:[你确定?我在舞台的左边的第三个窗户那]

 

[我就到。]

 

回了消息,Mark连看都不看Sean一眼就钻进了人群中,人们对蒂娜的表演欢呼雀跃,尖叫声震耳欲聋,此起彼伏,像烟雾一样笼罩着Mark,他在其中简直寸步难行。等到他好不容易拨开人群,走到那扇窗户下的时候,Mark看到的就是身着西装马甲的Eduardo,外套被他搭在手臂上,正百无聊赖地转着自己的帽子,好像那享有盛名的表演并不能吸引他分毫。

 

Eduardo冲Mark扬扬头,Mark便在悠长浪漫的音乐声中朝对方缓缓走过去,恍惚中他的眼前竟然浮现起很多年前那个加勒比之夜的场景,只不过那时候是Eduardo跳着滑稽的舞步走向他,而这次,是他走过去。

 

“觉得表演怎么样?”Eduardo问。

 

“值得一看,”Mark简短地评价,“桌球玩得怎么样?”

 

“说实话,不怎么样,”Eduardo扁扁嘴,“开局没开好。”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玩这个的?”

 

“去年,是Joy带着我玩的。”

 

“哦。”Mark闷闷地回应了一声,就不想再说话了。

 

Eduardo疑惑地瞟了对方一眼,但到底还是没出声询问,只是岔开了话题:“表演完之后就会选出今晚的‘睡美人’。你投票了吗?”

 

“没有。你选了谁?”

 

“我投了珍妮弗,你有注意到吗,她是那个冰雪王后。”

 

“没注意。选出睡美人,然后呢。”

 

Mark可没有错过Eduardo尴尬地龇起了嘴的表情:“就….选出王子啊。”

 

Mark愣了一下,脑海里顿时反应过来,那个关于睡美人的童话故事里,王子是用真爱之吻唤醒公主的人,这个派对里睡美人和王子做了什么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他挑着眉质疑:“王子是怎么选出来的?为什么我没有在网上看到这些照片?”

 

Eduardo挠了挠头:“王子…就是当时站在睡美人旁边的人,如果两边都有人的话,就睡美人自己从中挑一个。虽然说这种环节搞得跟高中毕业舞会似的,但还是比较注重大家的隐私的….那个环节,额,你知道的,现场会关掉所有的灯,所以就没有什么照片流传到网上。”

 

“哦。”Mark又什么都不想说了。

 

Eduardo也尴尬地不想开口。

 

两人就这么站在那沉默地看着表演,表情复杂,和欢呼雀跃的人群格格不入,如果有人注意到了,一定会觉得这画面十分有趣。

 

表演结束的时候,Eduardo跟着敷衍地鼓起了掌。

 

热烈的掌声中,Mark倏地开口问道:“那时候站在你旁边的人是谁?”

 

“我不太记得了,”Eduardo说,“是死侍的形象,也带着面具。”

 

Mark问:“那你真的和他接吻了吗?和一个男人?在关灯的情况下,难道没有人会作弊吗?”

 

“Jesus,Mark,你为什么这么好奇这个,”Eduardo捂住了脸,耳朵都红了一片,他的语气里有些自暴自弃的味道,“对,我们接吻了。当时虽然关了灯,但不至于什么都看不清,大家都会看着你的好吗?”

 

“至于对方是男人这个问题,我承认那确实有点奇怪,但这只是个游戏。”

 

“为什么恰好是一个男人站在你旁边?”Mark的语气甚至有点质问的感觉,但Eduardo居然还是好脾气地解释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我又不认识他,那家伙之前自己凑过来的,还跟我打招呼。”Eduardo无奈地耸耸肩,“明明当时Joy就站在我的另一边,但所有人都叫我和死侍接吻。”

 

Mark又面无表情地‘哦’了一声。

 

“是舌吻吗?”他问。

 

“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些细节。”

 

“那就是了。”

 

Eduardo瞟了他一眼,但实在也懒得再管,因为现在主持人正在宣布今晚的‘睡美人’,他猜会是‘冰雪王后’,今晚所有人都觉得那是个非常成功的装扮。

 

“今晚的睡美人是——”主持人拖出一个勾人心弦的长音,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焦急地等待着睡美人的宣布,Eduardo倒是满脸淡定,反正今晚肯定不会是自己,他有什么好担心的呢,看热闹谁不会啊。

 

但事实证明,现实总是令人感到魔幻的,下一秒Eduardo就淡定不下去了,因为刺眼的灯光居然照到了他的身上!

 

好吧,准确来说不是他的身上,而是他旁边的Mark身上!

 

“——伟大的死灵法师!”主持人的声音高昂又兴奋,带动着人群也欢呼起来。Eduardo在围观群众的‘亲一个’的起哄声中,忍不住惊恐地睁大了鹿眼,他看看低着头一动不动仿佛真的是什么不好惹的法师的Mark,再看看嬉闹着的黑压压的人群,竟然升起了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开玩笑,站在Mark旁边的人只有他好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Eduardo崩溃地想,在自己去打桌球的时候,Mark就和所有人都混熟了吗?这他妈也太牛逼了吧?Mark这么学有所成,Chris都要感动得哭出来了啊!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围观群众一个个打了兴奋剂似的大喊着,Eduardo吞了吞口水,不知做什么反应才好,浑身上下好像紧张得汗都冒了出来,神情呆滞的他只听到主持人笑着说:

 

“让我们一起来见证今晚的真爱之吻!”

 

话音刚落,室内那些稍微明亮一点的大灯就熄灭了,大堂里黑遭遭的,只剩下那些闪着微弱蓝光的装饰小灯映照着所有人的身影。Eduardo倒吸了口气,听着旁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起哄,脑子里完全一片空白——天呐,他是王…王子了,所以,他要过去亲Mark吗?

 

这不太妥当吧…可游戏又必须得完成…

 

这么黑,不亲也没关系…或者借位也可以啊!

 

Eduardo觉得这简直是个绝妙的方法,可是当他扭过头去看旁边的人时,对方也正好在看他,蓝色的眼睛在黑暗里就像一对闪着荧光的宝石,Eduardo一对上就只觉得浑身僵硬得动不了了,像是个木偶一样呆立在那。

 

不行,我做不到。神啊,请赐予我遁地逃走的超能力吧…

 

正当Eduardo踟蹰的时候,他就感到自己的脖子被一只有力的手不容拒绝地揽了过去,这让他不得不稍微低了点头,紧接着唇上传来一阵温热又柔软的触感。Eduardo瞬间就意识到那是什么,他仓皇地伸出手推了推对方,却依旧被那只手固定得动弹不得。

 

可是,对方即使手上的力气不小,落在Eduardo唇上的吻却极其轻柔,极其克制,甚至有些颤抖,像是….像是对待什么珍宝似的。

 

呼吸紧密地缠绕在一起,Eduardo不受控制地眨动双眼,卷翘细密的睫羽抖动着扫过对方的,他看到对方紧闭的双眼近在咫尺,着魔了一般也闭上了自己的,在黑暗中感受着细微的电流从嘴唇上流经自己的四肢百骸,感受着周遭所有的欢呼都随之远去,感受着屋外的雨滴‘哒哒’地打在窗户上的声音。

 

他的心跳几乎停顿了,时间仿佛被拉到无限长。

 

群星在心中飞掠而过,带着莹白的尾巴,在蜿蜒的灵魂深处,厚重的冰封之下,苍白的河水汩汩而流,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力量忽然落下,白色的浪沫从裂缝里翻起,水滴溅在嘴唇上,却是苦涩和无奈的味道。

 

------TBC-------

我放弃寻找敏感词了!

我认输!

明天再接着放!

 

评论(14)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