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暗千家

诗酒趁年华
极易爬墙
取关随意
天雷逆CP

[ME] 8小时奇遇

 

马总变猫

马总OOC是因为他现在是一只猫,跟我没有直接关系(试图狡辩)

《社交网络》同人

 

有花朵和女性角色的描写!!

 

 

06

 

 

 

Eduardo撸了把Mango洗完澡白净的毛,把猫咪抱了起来走出了浴室,然后放在了独属的睡盆里。太舒服了,Mark还想跟着Eduardo走,却因为太困就迷迷糊糊地趴了下来。

 

妈的。又睡着了。Mark从自家床上醒来的时候暴躁地想。

 

起床后,Mark照例看了昨晚的录像,当他看到屏幕里的自己手脚并用地从床头爬到床尾,畏畏缩缩地不敢下床之后,脸色已经黑得好比锅底了。更不用说,看到那只猫还用着自己的身体做着舔手背的动作(从录像来看,那只猫还试图用自己的舌头去舔肚子,那当然该死的舔不到),Mark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想要飞到新加坡把那肥猫好好教训一顿的冲动了。

 

令人庆幸的是,Mango是个胆小鬼,在Mark的身体里醒来了之后只敢在床上活动。

 

Mark‘啪’的合上摄像机盖,拿出了手机。

 

他感觉wardo的回复会是早晨醒来最令人愉悦的事。

 

[谢谢关心,你呢?[微笑]至于养猫的事,不同的猫情况也不同,Mango是只很好养的猫,我要做的只不过是定期补充猫粮、小零食和清理粪便[大笑],介意的话可以让保洁人员来做。对了,每天都要打扫屋子,因为它们掉毛可是很严重的。希望这些能帮到你[微笑].]

 

果不其然,Mark的心情指数立刻就开始上升,好比经济繁荣时的纳斯达克指数。

 

以至于在去公司的途中他也一直在思考要怎么回复,写了又删,删了又写,反反复复,乐此不疲,直到坐在办公室里才好不容易发送了消息过去。

 

[谢谢你的意见,我会转达给我姐姐的,[微笑]不知道用什么品牌的猫粮比较好?]

 

Mark又一次的提出了问题,他知道这样子的话wardo一定会回复的。

 

这样的你来我往大概持续了一个半月,在Mark的精心准备下,话题从一开始的养猫逐渐发展到书籍,电影,音乐,彼此都心照不宣地对过去保持缄默,都默契的保持着15个小时的时差,绝不多说,偶尔一天一条,大多数时候是隔了一天才会有一个来回。

 

Mark对此也不是很着急,因为他知道wardo不是一个常用社交软件的人,通过他在Mango身上的观察来看,比起那些整日空闲了就泡在社交网络上的人,wardo在独处时更喜欢花时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说到Mango,有一点Mark一直百思不得其解,那就是穿越过去的规律,好吧,实际上毫无规律可言,Mark曾试着给这个现象建立一套模型,可是因为可知因素太少一直没能成功,唯一能总结出来的是一周大概三到四次,只要睡着就有可能,运气好的时候能碰上wardo不用加班的周末,运气不好的时候在工作日过去了,直到回来美国都见不上面,这时候他就只能在wardo家里到处探险或者在篮子里睡觉。

 

Mark以为他可以慢慢地和wardo再度熟络起来,直到他有勇气说出那些迟到很久的爱意。

 

但事实总是令人措手不及。

 

 

 

 

 

第一件事。

将近两个月的新加坡梦境游确实让他的睡眠习惯改变了不少,但与此同时,有一些小动作上的习惯也被他带到了工作中,比如偶尔会像猫类一样舔舔手背什么的。Mark觉得这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动作,直到有一天助理Rosa来给他送报告的时候,他无意识地这样做了。

 

Mark可没忽略Rosa强装镇定的表情下面隐忍的笑意。

 

虽然Mark并不会因为被下属看到了自己的小动作而感到丢脸,但为了避免传出去他有什么奇怪的癖好,他还是解释道:“这样可以刺激灵感。”

 

Mark推了推护目眼镜,神色淡定。

 

Rosa不明觉厉地张着嘴点了点头。

 

自此以后,Facebook的员工们,不论是程序开发部还是财务部门,都开始萦绕着‘舔手背得灵感’的优良新风气,人人见面第一句话不是‘今天活干得怎样?’而是‘今天你舔手背了吗?’

消息不知怎么的传到了Dustin那,他特意抽出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来到Facebook观摩此等盛景,并且给予了高度赞扬,表示Facebook的CEO真的非常有创意。

 

Mark得知此事之后,表情冷硬地点了点头,然后把Dustin叫到自己办公室进行了一番深切交谈。

 

 

 

第二件事发生在新加坡。

 

Mark知道wardo是个喜欢参加party的人,要不然也不至于和Sean勾搭上了。Eduardo多金又优雅,在party上一定是众人的焦点,是所有人趋之若鹜的对象。Mark可以想象的到他在觥筹交错,迷离灯光中喝下浮光幻彩的鸡尾酒,也许还会和艳丽的女孩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暧昧的交换着呼吸。

 

这些Mark都能理解,成年人适当的放纵是生活的调剂品,每个人各有选择,所以Mark只会在网络上通过别人的社交状态看看Eduardo的身影,而不会去打扰。

 

但是在照片里看到和真的撞见那根本不是可以相提并论的。

 

这个周末,Mark因为加班睡得很晚,在新加坡自然也就待到了将近凌晨。十一点多的时候,他听到Eduardo和一个女人在门外交谈,顿时他心里就知道wardo今天肯定是去参加party了。

 

果不其然,他们推门进来的时候,Mark就在他们身上闻到了阵阵酒味,虽不厚重,但很明显,还有点清冽的果香。

 

面容姣好的亚裔女人还穿着性感又不失优雅的墨绿色及膝旗袍,花纹古朴又繁杂,眉眼间尽是风情。不过这些Mark都看不到,他唯一的关注点就女人身上披着的男士西装外套——当然他妈的是wardo的。

 

Mark腹诽,和自己赶着命加班也要回去睡觉相比,这生活就很‘精彩’。

 

呵。

 

进了屋之后,女人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而Eduardo则是给两人端过来一瓶酒,金黄的酒液在精致设计的酒瓶里晃动,很是绚丽,女人小抿一口,夸赞了一句。

 

Eduardo受用的笑了一下。

 

为什么还要喝酒,Mark趴在旁边,表情冷漠,在派对上喝的还不够多吗?

 

“这是你的猫吗?真可爱!”女人笑着对Eduardo感叹。

 

“是啊。”Eduardo喝了口酒。

 

“我可以摸摸吗?”女人轻巧地问。

 

不可以,Mark在心里冷冷地拒绝。

 

“当然可以。”Eduardo绅士地点头。

 

女人伸出手的时候,Mark立即就跑开了,在沙发的另一头趴了下来,面目不善地盯着她。

 

女人巧笑嫣然地说:“它可能害羞了。”

 

Eduardo也笑。

 

Mark根本不明白这有什么可以笑的,难道他们不明白猫类不是谁都可以亲近的吗?

 

两人又聊起天,时不时说到什么有趣的就相视一笑,谈得很是投机。Mark对他们的谈话不感兴趣,但是他又不想让这两人独处(虽然在谈话者的眼里就是独处)所以就在一旁用自己气势逼人的眼神一直盯着女人看,不过可能是因为在猫咪的身体里,他自认为在Facebook里很有效果的利器并没有引起对方的重视。

 

女人说想去Eduardo的书房看看,Eduardo欣然应允了。

 

两人上了二楼,Mark立马跟在了后面。

 

女人对着偌大的书房赞叹道,很棒的书房。

 

Eduardo谦虚地摇摇头。

 

“你也看叶芝的诗集吗?”女人挑着眉问。

 

Eduardo耸耸肩:“略有了解而已。”

 

女人看到了一本名为《基因组》的书,小有惊讶的说:“没想到你对生命科学领域也感兴趣?”

 

“那是我的一个朋友推荐给我的,买来看看。”

 

Mark在他们后面满意地甩甩尾巴——没错,这是他推荐给wardo的。

 

两人接着有的没的地聊天,Mark趴在书房里柔软的地摊上,眯着眼打了个哈欠,再一睁眼——

 

恩?他俩怎么在接吻?

 

Mark一个激灵就站了起来,尾巴耳朵立得高高的,浑身的毛都耸立了起来,明显是进入了战斗状态。

 

自己就打个哈欠的功夫,他俩就亲上了?

 

女人主动亲过去的时候Eduardo还没反应过来,被对方轻轻地推着靠到了书架上。他隐隐约约听到自家猫在叫,但是这个时候怎么会去管呢?

 

两人唇齿交缠了一会,分开时都有点气息不稳,气氛很旖旎很暧昧,很适合再做点什么。女人的嘴角勾起一个微小的弧度,温柔又挑逗,她扯着Eduardo的领带把他带着往前走,然后把他推到了书房的沙发上。

 

这两个人是打算在书房就搞起来吗?!Mark生气地大叫着,但他仍然保持着冷静,没有蹦上去咬女孩的腿并且尖锐地分析到wardo没有带她去卧室可能是因为wardo的卧室很乱。

 

呵。

 

女人附在Eduardo上面,双膝压在两边,双手则是搂着Eduardo的脖子。两个成年人,一个成熟性感,一个体贴优雅,亲起来的时候压根听不见旁边的猫在愤怒地大喊大叫,空气里弥漫的情/欲迅速上升,女人的双手甚至把Eduardo的衬衫从皮带里扯了出来,在对方修长精瘦的腰部来回捻摸着,嘴唇则是移到了Eduardo线条优美的脖颈,在喉结的地方啃噬着。

 

Eduardo的耳朵红了一片,眼尾都晕起艳丽的粉。他的双手也放在女人穿着旗袍的纤细腰肢上,看得Mark在旁边直炸毛。

 

这个女人都要把wardo吃掉了。Mark暴躁地想。

 

Mark一把蹦到沙发上,然后冲到两人旁边跳到了Eduardo的小腿旁,隔着西装裤就对着他肖想已久的人下了嘴。

 

“嘶——”Eduardo痛呼出声。

 

“怎么了?”女人担忧地问。

 

“我我我..我很抱歉!”Eduardo忍着痛皱眉,“你能不能先下来一下?”

 

女人莫名其妙地从Eduardo腿上挪了下来,然后看到他家的猫正狠狠地咬着对方的小腿。

 

“…..”女人吸了口气,顿了一下,“天呐。”

 

“Mango!”Eduardo气极了,冲着猫咪大喊,“你在干什么,别咬了!这很疼!”

 

Mango乖乖松了口,然后在Eduardo脚边团成了团,好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没存在感的球。

 

Eduardo呼出一口气,顿时就对猫咪消了大半的火,还能怎么办?自家小可爱还能打吗?

 

他撩起裤脚,看到自己的小腿下部有一个不深不浅的牙印,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在猫咪的脑门上弹了个脑瓜崩,Mango被弹得缩了缩耳朵。

 

“你还好吗?”女人关心地问。

 

“我没事。”Eduardo微笑了一下。

 

“那就好,”女人点点头,无奈地笑,“看这情况,我还是先回家吧。”

 

Eduardo愣了一下,尴尬地不知说什么才好,最后磕磕巴巴地说了句:“那..那我送你。”

 

“不用了,”女人微微笑了一下,“我叫我家司机就好了。”

 

 

 

最后两人在Eduardo家的花园门口分别的时候,女人亲昵地吻Eduardo的脸颊,说:“你是个很温柔的情人,我们以后会再见的。”

 

Eduardo并未搭话,只是虚虚地抱了一下对方,眼睛不知怎么的就瞟到自家猫咪在落地窗前望着自己的模样。

 

他走进了屋,关上门,跟冲到门前的Mango沉默地对视。然后高冷地越过了它,进了浴室洗澡。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发现Mango在门外等自己,Eduardo用毛巾擦擦头发,绕过去坐在了床上,结果这猫也跟着蹦上了床。

 

Eduardo把它抱下去,它又跳了上来。

 

“你干嘛!”Eduardo气了,“你今天坏我好事就算了,还咬我,现在还爬我的床!你掉毛!”

 

Mango好像听懂了似的,小心翼翼地挪着步子到Eduardo身边来,亲昵地舔了舔他的手背,耳朵耷拉着。

 

你有什么好委屈的。Eduardo无奈地想,可是看到那钻蓝色的漂亮眼睛默默地看着自己时还是不生气了。随即就由着猫咪在自己的床上趴着,大不了明天洗被罩。

 

Mark卷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看着Eduardo边擦头发边翻着杂志,尾巴落在床边。

 

Mark委屈吗?

 

他一点都不觉得委屈,他只是很生气又很难过。

 

在Eduardo和别的人亲密的时候,Mark千方百计地想获取他的注意力,希望他能注意到自己一点,可是Eduardo没有,所以他很生气。在Mark咬了Eduardo之后,他又觉得很难过,原来自己以Mark的而不是Mango的意愿在Eduardo的生活中已经淡化到给予疼痛才能有所影响的地步了。

 

可是到头来,自己还没那个资格。

 

这糟透了。

 

 

 

 

 

Mark  Zuckerberg向来是个定下目标就全力以赴的人,宏伟蓝图亦或是生活小事,大多数时候他都会一击即中,以铁血的意志咬着既定目标,闪电般迅速,王蛇般冷血。

 

可这次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踟躇着不知该如何往下走。

 

Mark坐在电脑面前等待着wardo回复他的上一句话,他已经等了二十多个小时了,中间睡了一个没有去新加坡的觉,为了避免错过对方的消息,他把工作的界面和Facebook的界面一起开着,还特定设计了一个小程序观察wardo的上线情况。

 

始终是灰色的。

 

又过了几个小时,其他员工们都去吃午餐了,Mark没有想去的意思,还是孤零零地一人坐在办公室里敲敲打打。

 

噔噔。电脑发出一声提示音——Wardo上线并且回复了。

 

[哈哈,你的观点很有意思,Facebook在社交图谱上的成就绝对举世瞩目,通过创新提高生产力总是有效。]

 

Mark呼出一口气。

 

起先他曾试探性地谈起过互联网的市场发展,再装作不经意地提到Facebook,最后简单说到他对Facebook的一些观点,这花了他好些天数来慢慢铺垫,好在wardo总是以一个非常客观的角度对他做出回应,没有表现出任何想结束谈话的情绪。

 

这让Mark庆幸万分,又失落难抑。

 

他活动了一下十指,把手落在键盘上,极其迅速地打出他早已准备好的话,生怕Eduardo在那边下了线。

 

[万圣节快乐,wardo。]

 

紧接着Mark在后面附加了一个从和Dustin的聊天记录里收藏的一个表情图,是一个可爱的小南瓜,上面用花体字写着happy Halloween。

 

噔噔。

 

Wardo:[万圣节快乐,尽管还有一周才是万圣夜。]

 

后面同样也配了张图,披着白色袍子的幽灵举着‘happy Halloween’的牌子,小蝙蝠在旁边飞来飞去——居然还是个动图,Mark试着不去猜想是谁给wardo发了一张这样的动图,毕竟他向来很少使用Facebook,不会费心思去收集这样的表情包,自然是别人发给他的。

 

Mark回复:[偶然听到有人说起,提前总比迟到好[微笑]万圣节有安排吗?]

 

坦白说,Mark这个万圣节的话题真的找得很一般,毕竟还有一周不是吗,就这么提起来未免突兀,但他就是想找个机会凸显一下自己很不Mark的那一面。

 

Fine,说白了就是想卖个萌,之前聊得话题都过于正经,性格使然,Mark不能像现在这样说完了还丢个表情包过去,两人总是拘泥于冷静理智的讨论,非常不适合增进亲密度。

 

再者,还能顺便问一下wardo的节日安排。这才是重点。

 

[派对,聚会什么之类的吧。每年都是这些。]

 

又是派对?Mark皱皱眉,立马就想到了上次撞见的那个亚裔女人,心情顿时就不爽起来。Mark的手指按的很用力,键盘被他搞得‘哒哒’响。

 

[哦,挺好的。]回车键发送。

 

Shit,语气太嘲讽了。Mark‘啧’了一声,连忙在后面补了句话。

 

[那一定会很有趣。[大笑]]

 

[噢,那会是个很棒的派对,Sean参加了去年的,他的评价可是‘无与伦比’。]

 

一想到Eduardo和Sean在派对上玩得那么开心,Mark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说出来的话控制不住地变成了类似于Facebook上那种点赞评论最多的犀利评论:[只要有维密模特的派对他都会这么说。]

 

Mark当然见识过这种魅不可挡,那些大长腿长到脖子,穿上高跟鞋比在座的所有男性都高了一个头的天使们,甩甩头发,对着人们笑一下,送出一个飞吻,男男女女都为之折服。尤其是Sean,Mark觉得这家伙估计到他结婚前都不会停止去亲吻天使的面庞。

 

[天呐,哈哈哈,去年的派对可没有天使,毕竟那可是个幽灵的节日,]Eduardo好像被Mark的嘲讽逗笑了,语气竟然有点开玩笑的成分,[但是我们有蒂娜。]

 

[那是谁?]

 

[Jesus,那可是美国最出名的脱衣女郎。举办派对的那哥们高价请来表演的。那真的很美,有机会你可以欣赏一下。]

 

Mark花了半分钟的时间在网上查询到了这个所谓的最出名的脱衣女郎的资料和表演视频,他草草浏览了一遍,视频里的女人在一个定制的超大酒杯里一件件褪去身上的衣衫,妩媚又妖娆,意外的不色/情,红唇如流火,肌肤胜白雪,可以说是把女人的身体美展现到了极致。

 

难怪Sean会给出那样的评价。

 

短时间内他找不到去年那个私人派对的视频,只能在别人的社交账号里看到一些合影,那个妆容艳丽的女人穿着吸血鬼风格的紧身服装,Mark说不准那是制服还是别的什么,身上还缠了许多绷带,凸显得身形更是窈窕有致。Mark把所有的网页都关掉,他气坏了,简直像一个看到妻子在面前夸别的男人超帅超有魅力的丈夫,唯一不同的是他和Eduardo之间除了熟人以外没有别的关系,Mark只好沮丧地把浑身气恼都发泄在Sean身上。

 

Sean这个天杀的混蛋,他再也泡不到任何天使了。

 

Mark盯着Eduardo的回复,突然心生一计。

 

[今年也会有这个表演吗?]

 

[我不确定。那得看派对的主人。]

 

[如果有,我能去参加派对吗?我很好奇现场看到会是什么感觉。你说的,有机会总要欣赏一下。]

 

[我不明白,你在美国,不是更容易看到现场表演吗?]

 

[私人派对更加近距离,不是吗?而且,如果我想私下里请蒂娜来表演,公关团队一定会不同意的。他们总是忧虑过多。如果有蒂娜的参加,请一定要邀请我,好吗?]

 

简直是完美的理由,Mark对着屏幕勾起了嘴角,电脑的冷光把他的眼睛映得锐利异常,他盯着屏幕就像一个野心勃勃的赌/客盯着赌桌。没错,Mark就是在打一个赌,他赌在狠心决绝的诉讼之后,在经年累月的分离之后,wardo是否还会像当初那样答应他的请求,即使这个突如其来的请求会让他们一下子带着那弥久的隔阂迎来一次不知是好是坏的重逢。

 

Wardo会不会答应呢?

 

 

 

 

 

Eduardo过了有几分钟才回复,这期间Mark就一直看着他的头像。

 

[好吧,如果真的有邀请蒂娜来表演的话,我会问问我的朋友能不能邀请你的,但我真的不能保证她会过来。]

 

看到这个回复,Mark把身子往后靠,深陷在椅背里,他满意地瞥视着屏幕上的那一行字,抓起桌上的原子笔转了个圈。Mark摩挲着指尖,然后在键盘上敲下了几个单词。

 

[谢谢,不管怎样,我都很期待。]

 

[不用谢,我这边很晚了,先睡了。]

 

[晚安,wardo。]

 

[午安,Mark。]

 

Mark用脚抵着椅子打了个转,嘴角笑意更深了。他不用猜也知道,wardo一定后悔死说起这回事了,要不然才不会让自己这么趁势得了这么个邀请。

 

这么长一段的时间,他们总是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有礼却疏离,连在社交网络上的聊天都非得隔上十多个小时才回复,更不用说见面了,可是心细如Eduardo,怎么会察觉不到Mark暗藏的那点小心思呢?再说,Mark已经把想要和好的信号表现得那么明显了,现在缺的就是一个能把过去那些龃龉全部摊开来说清的机会。

 

他总是看到Eduardo表现得那么释然,和母亲打电话时,和Sean打电话时,和自己聊天时,完全就像是一个不在意那些隔阂的老友,分寸恰当,不远不近。

 

可是Mark不仅仅满足于此,他想象着当他们真的见面之后,这一切会有什么好的或坏的改变,亦或是什么都没有。

 

对他和Eduardo之间的关系,在以前,Mark总是试图控制,却连自己也不知道他希望它发展成什么样子,于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它在自己有意或无意的忽视下,像脱了缰的野马变得不可收拾,到最后等他有所顿悟的时候,早就过了有勇气去挽回的阶段了。

 

这一次,也许是飞蛾扑火,也许是扭转乾坤,谁知道呢。Mark对此有点害怕,也有点忐忑,但这不足以阻止他。他所看到的那一点希望,足以让他做主动的一方去直面这些屏障。

 

现在,Mark要做的就是保证那个什么蒂娜会被邀请。

 

 

 

这不难,因为他不仅是个顶级的黑客,还是个亿万富翁。

 

Mark首先找到了派对的举办者的Facebook账号和邮箱,然后以他的助理的名义联系到了世界级的脱衣女郎所在的俱乐部,邮件中写到对蒂娜的表演大力赞美,一大段溢美之词(尽管Mark并没有完整地看过任何一个表演),希望蒂娜在今年仍然能去那个在新加坡的万圣节派对进行现场表演,并且对她新设计的舞蹈感到期待。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Mark给俱乐部交了十万美金的会费,虽然算不上很多,但也足够有诚意。当然了,这些不包括在演出费用里。

 

他又给那个举办派对的哥们以俱乐部的名义发送了节日问候,并且告诉他俱乐部一个月后有会员日,诚挚邀请所有的会员前来观看蒂娜的最新舞蹈表演。Mark早就看过这家伙的日程安排表,这种事业有成的有钱公子哥,提前半年就订好了要去海岛度假,自然是没法去参加这个所谓的会员日。

 

Mark以不同的口吻发完了所有的邮件,在Facebook的后台稍稍操作了一波,让那哥们的首页多冒了几次有关蒂娜的消息。

 

果然,没出两天,Eduardo就主动给Mark发来了消息:

 

[你很幸运,这次的派对蒂娜会来表演。派对会在一处公馆举行,到时候我会来接你,新加坡时间10月31日晚上8点开始派对,不要迟到。]

 

Mark醒来的时候,看到这个凌晨发过来的消息,略有得意地笑了。

 

想看女神却没时间,还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是高价请女神过来提前表演啊。

 

他回复道:[谢谢邀请,我会准时的。]

 

紧接着他又假惺惺地摆出一副我很懂事,一个人也会乖乖的那种姿态:[希望我的造访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你不用太顾虑我。新加坡是个很美丽的城市,这次也许我会有机会一个人好好逛逛,我很期待。]

 

第二层意思就是:你不要因为我就不去参加派对,我会自己一个人来,不会有什么影响。

 

第三层意思就是….我一个人来,但是在这里除了你,我都没有什么朋友哦。你要不要陪陪我?

 

媒体一直评价Mark  Zuckerberg的言辞总是过于讽刺,好像从来不会在乎别人的感受,自大,狂妄,这一点从他大学时代开始几乎就成了他的代名词,大家也把这当成了天才在智商方面的傲视群雄而造成的情商方面的不尽人意。

 

但是正如Chris说的那样,Mark真的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他吗,他只是不在意,又或者说他会在意的人实在是手指头都数的过来,Eduardo也许是其中一个。他雄心勃勃,要做古埃及造了第一座金字塔的基奥普斯,现在来看,Facebook指不定真的算得上世界奇迹之一。

 

媒体不会知道被他们称为‘低情商’的Mark还会用着‘甜言蜜语’把哈佛的经济高材生带入一个裹着‘我们的’未来的泡沫的伏击,他们只会在保密协议的屏障下看到Eduardo的目视短浅。

 

正因为Mark知道Eduardo在自己的好友列表上,他才利用了这一点。多讽刺。

 

如今,Mark又把隐秘的请求包裹在寥寥几句话里,像是故事里的男孩把思绪诉说给鸟儿,鸟儿飞过无数个山坡,站在了姑娘指尖上,婉转悠鸣传到耳里,好像也带着不可言说的念想。

 

 

-------TBC-------

啊前几天宿舍一直没网,就没更。

他俩终于要见面了。

每天基本满课,只能写一点点,以后缘更缘更(跪了。

对了,蒂娜的原型是蒂塔万提斯……

大家可以看看,真的不错……

 

 

 

评论(15)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