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暗千家

诗酒趁年华
极易爬墙
取关随意
天雷逆CP

[ME] 8小时奇遇

猫咪持续下线,马总登场,他俩终于见面啦!

我写的花朵又浪又佛没错了。

《社交网络》同人

 

07

 

在等待万圣节来临的那几天里,Mark只在梦里去了新加坡一次,可那短短八个小时里,他没看到Eduardo。Mark失望地在帕罗奥图醒来,愈发地希望万圣节的那个周末快点到来。

 

Eduardo给Mark发信息说因为举办派对的地方是个私人公馆,届时他会去酒店接Mark一起过去。

 

Mark这才想起来他还没订酒店,平日里助手都安排好了一切,难得这么秘密出行一次,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要怎么和wardo说第一句话,这么重要的事都给他忘了。于是Mark赶紧订了酒店,把地址发了过去。

 

好吧,他也不是没想过要睡在Eduardo家,但是思来想去,风险太大,这个硅谷暴君还是怂了。

 

派对举行的前一天,Mark就坐上了飞机,十五个小时的航程绝对算不上好受,下来之后Mark只觉得自己的腿都已经没知觉了。他深吸一口气,第一次以一个人类的身份感受了新加坡的空气,Mark可没有猫类那么灵敏的嗅觉,闻起来好像只是比加州的湿润了不少。

 

等到万圣节那一天,Mark就只是坐在酒店套房里对着自己的笔电敲敲打打,等着Eduardo到点来接他。Eduardo根本没有要带着他逛新加坡的意思,应该是假装没get到Mark的话里有话,他自己一个人也没有那个闲情逸致,说实话,他电脑屏幕上的那几行代码已经被删除重写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Eduardo发来消息的时候Mark正对着电脑无意识地抠键盘。

 

[我到了,在大厅的休息区等你。]

 

Mark秒回:[I’m  on  my way.]

 

他急匆匆地冲向门口,这期间还以一个漂移的姿势转回来抄起了门卡。冲到电梯门口的时候,Mark看着还有十几层楼才上升到自己这一层的电梯,连忙把旁边几个的按钮也按了,就等着这四个里面谁最先开门。他搓着帽衫的松紧带蹦着进了电梯,在电梯里原地转了几圈之后到达了一楼,他又一步跨出了电梯,小跑着往休息区那边去。

 

Mark隔着很远就看到了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熟悉身影——其实他的视力没那么好,更不用说Eduardo的身影还被沙发扶手挡了大半,但多亏了这两个月来的猫式人生,即使在人群中,Mark也能够迅速地找到这个与几年前不大相同的Eduardo。

 

Mark在还有十多米的时候就放慢了脚步,而Eduardo正在看什么杂志,没注意到Mark的靠近。

 

再走近了些,Eduardo就扭过了头,那漂亮的琥珀色眼睛便直直地望了过来。在此前Mark想了无数种问好,比如说‘hi,好久不见。’这之类比较霸道总裁的话,可是当他真的和Eduardo对视时,又恨不得自己还是Eduardo家那只肥猫。

 

Eduardo的下半张脸被杂志挡住了,他也不说话,只有那双眼睛在Mark身上上下扫视着。硅谷暴君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被别人这么明目张胆地打量,但也不生气,只是难得的感到有些紧张,颇有些高中男生去参加班里女神的生日派对的意味。

 

Mark搓了搓手,抿着嘴微笑,然后小幅度地挥了一下:“hi,wardo。”

 

Eduardo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他把手里杂志合上,卷成了一个圆柱,敲打着另一只手的手掌,Mark的心脏简直要跟这个声音保持一样的频率来跳动了:“你就穿这个去参加派对?”

 

Mark没反应过来,疑惑地往前伸伸脖子:“什么?”

 

Eduardo像个时尚主编一样拿着手上的杂志一一点过Mark身上的衣服:“卫衣,牛仔裤,板鞋。你打算在万圣节派对上扮演Facebook的CEO吗?难以置信,你居然没穿短裤和拖鞋。”

 

Mark微微张着嘴,完全对Eduardo的嘲讽惊呆了,他根本没想到两人时隔多年的再见第一件事居然是讨论自己的着装,关键是Mark还毫无招架之力。

 

“我,我对这些不是很了解,抱歉。”Mark又搓了搓手,耸起了肩。

 

“我就知道。先出发吧。”Eduardo无奈地微笑了一下,把杂志放回桌上,站起了身就径自往酒店大门走去。Mark对着Eduardo穿着修长风衣的背影放松地呼出一口气,连忙跟了上去。

 

Mark刚在副驾驶上坐好,怀里就被Eduardo丢了个纸袋,他疑惑地看向对方,但Eduardo只是专注地倒着车,敷衍地回了句:“你的服装,待会套上。”

 

“喔,好的。”Mark在纸袋里翻了翻,发现这里面是一个巫师斗篷和巫师帽,看起来有点像霍格沃茨的学生们穿的那种。

 

简短的对话结束后,两人谁也没开口,车里只有汽车发动机的闷声轰鸣和空调通风口的‘呼呼’声。Mark偷偷地瞟Eduardo的表情,感觉对方淡定得很,目视前方,扭头的时候也只看后视镜,就像一个尽职守则的专业司机,根本不在意自己的乘客是谁。

 

没办法,Mark只好找起话题。

 

他抓着身上的安全带,语气里带着含蓄的小心翼翼:“wardo,你这次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Eduardo面色平淡:“比尔·盖茨。”

 

Mark的表情小小地僵硬了一下。

 

“开玩笑的,”Eduardo看了一眼Mark,鼻腔里发出轻微的哼笑,“是魔术师啦。”

 

Mark的心里松了口气,他接着问:“你还没有换服装吗?”

 

“不,我穿在风衣里面了。”Eduardo撩了撩自己的风衣衣领,Mark这才注意到里面华丽的丝绒领结。

 

“去参加这次派对的都有什么人?我应该提前了解一下吗?”Mark乖巧地问。

 

Eduardo做出一个有点惊讶的表情:“我还以为你只是来看蒂娜的。”

 

Mark眨眨眼,心里五味杂陈。

 

不知道是他的错觉还是怎么的,Eduardo好像总是在呛他,而自己,出于某些不可告人的小心思,也只能默默地受着,不能发挥自如地呛回去。Mark抖着腿,思忖着要怎么回答。

 

他张了张嘴,正准备回答,Eduardo又开口了:

 

“还是个玩笑而已。其实有什么人参加我也没问过,不过就是个娱乐性的派对,如果有必要我会给你介绍的。”

 

“谢谢。”Mark想微笑,却因为脸部肌肉过于紧绷只能勉强算扯了一下嘴角。

 

Eduardo打着方向盘,目不斜视地问:“你为什么这么紧张,Mark?”

 

“是因为待会就要看到脱衣舞吗?”Eduardo又开始打趣了。但Mark注意到这是他见面以来第一次喊了自己的名字。

 

这个名字太常见了,其普遍程度就相当于日本的山本武,松本武,Eduardo在新加坡的朋友里也许就会有叫这个名字的,当他喊出来的时候,会不会偶尔想到远在美国的Zuckerberg?

 

“我没有紧张。”Mark说。

 

“哦,我知道了,你不会是因为我而紧张吧?”Eduardo的声音里甚至有一点笑意,自然得好像一个亲切的老友,“千万别这样,你还说让我别在意呢。”

 

听了Eduardo的话,Mark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情况。没有争执,没有对峙,没有冷漠,就好像一切都真的过去了。这会让Mark姗姗来迟的幡然醒悟显得特别可笑,让他心里纠结过的那些小方法显得于事无补,让那些曾经有可能发生的都变成了平行世界里的另一个故事。

 

Mark再度开口,声音里甚至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咬牙切齿:“恩,你说对了。”

 

这个回答让Eduardo睁大了眼:“哇哦,这可有点令人意外。但是,就像你说的,大可不必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享受派对就好了。”

 

“我对派对没那么感兴趣,”Mark说,“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才来的?”

 

Eduardo露出一个敷衍又夸张的假笑,Mark从侧面看,只觉得对方的脸颊鼓鼓的:“不知道,我太笨了,根本想不了这么深刻的问题。”

 

“Fine,”Mark耸耸肩,回了对方一个寻味的微笑,“那你想知道为什么这次真的这么巧邀请了蒂娜来表演吗?”

 

车子正好行驶到一个红灯处,Eduardo踩下刹车,哀嚎着往方向盘上一趴。

 

“Jesus!Mark!”Eduardo猛地扭头和Mark对视,眼神里满是‘我就知道!你这个该死的黑客!’的意味,“我那可怜的朋友,完全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中。”

 

Mark歪歪头:“其实他也赚了。我替他付了10万美金的会费。”

 

“What the…”Eduardo想了想,还是把不文明用语吞回了肚子里,他扶着额叹了口气。

 

“你真的不想知道我费这么大劲为了什么?”Mark问。

 

“我不知道,我的脑子里现在只有派对。”Eduardo看到Mark又张开了嘴,连忙冲他摇了摇食指,“NoNoNoNoNo,千万别说。别让我的派对变得太复杂。”

 

“好吧。现在不说。”Mark露出一个看似听话的笑容,目光移向挡风玻璃,“绿灯了,wardo。”

 

“我看到了。”Eduardo头疼地闭了下眼,一脚踩下油门。

 

 

 

去往公馆的路程有点远,Eduardo差不多开了40分钟的车才到目的地,这期间Eduardo觉得车内的沉默过于诡异,于是开了音乐,没想到Mark居然一直颇有闲情地就着车内的音乐在车窗上用食指敲着节奏,和刚上车时的形势完全倒了个边。

 

Eduardo都有点后悔刚开始为了营造一个轻松的气氛总是对Mark故作调侃了。

 

下了车,Mark就把Eduardo给他的斗篷套在了身上,等把帽子带好之后,他看到Eduardo从车的另一边拐了出来,身上的风衣已经不见了,露出里面华丽精致的黑色燕尾服,包裹着他修长有致的高挑身材,头上还带着魔术师的礼帽,看起来倒是蛮有那种温润如玉却又花言巧语的戏法高手的感觉。

 

Mark把帽檐拉低了点,在心里冷哼,只觉得这家伙成天就会招蜂引蝶。

 

Eduardo理理领结,把燕尾服上细小的褶皱拍平了,笑着对Mark说:“进去吧。”

 

Mark没应话,藏在帽子里的面容冷硬得很,径自转身就走了。

 

“诶,等等。”Eduardo按住Mark的肩膀。

 

Mark疑惑地抬头。

 

“你的卫衣帽子,我帮你藏起来。”Eduardo说着就把兜帽撩了起来,塞进了斗篷里,“可以了。”

 

“讲究。”Mark冷声吐槽。

 

“拜托,Mark,别人看到你太随意一定会捉弄你的,他们可都是胆大包天的吸血鬼呀。再说了,你待会可得一直跟着我,”Eduardo无奈,“里面很大的,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到处走。”

 

“我是小孩吗?”

 

“噗,”Eduardo坏心眼地笑了,“你别说,你穿上这个还真有点像高中生。”

 

Eduardo可没撒谎,Mark的身高骨架本就不是特别出众的类型,宽大乌黑的斗篷这么一罩,再配上宽沿的巫师帽遮住了大半个面容,粗略一看就像是魔法世界的学徒。Mark简直都要怀疑Eduardo是故意给他准备这套服装的。

 

Mark抿抿嘴:“进去吧,妈咪。”

 

Eduardo笑着去领路了。

 

会所里面确实很大,Eduardo说的没错,与其说这是一个派对,不如说这是一个嘉年华来的更合适。室内的装饰很是繁杂,蛛网和蝙蝠随处可见,四处挂有风格诡异的油画,整个就是一个幽灵古堡。

 

Eduardo和Mark进场的时候,来的人已经不少了,来来往往的人穿着奇装异服,要么是血腥护士,要么是有着巨大斗篷的吸血鬼等等。这么看来,他们俩还算是比较低调的。

 

“我亲爱的魔术师先生~好久不见!”一个身着复杂的王子服饰的男人走到他们俩面前,胸前的蕾丝繁复精美,黑色的丝绒面料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出丝丝柔光。是个很不错的装扮,但是在Mark眼里只觉得骚包。

 

“好久不见,Sean。”Eduardo笑着打招呼,“我没想到这次你真的抽空来了。”

 

“天呐,今天有蒂娜的近距离表演,我当然要来!”Sean捋了捋他头顶的金色假发,他看了看Eduardo身后那个隐藏在斗篷里的巫师,“你后面的这个小朋友是谁?不介绍一下吗?你好,小巫师,我是Sean Parker,欧洲最富有的王子。”

 

Eduardo瞬间就露出了一个莫名的微笑,他抿着唇,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太明显,但是当他在音乐声中隐隐约约听到Mark隐藏在斗篷里的手嘎嘣作响时,Eduardo还是‘哼哧’地笑出声了。

 

“噢,让我来介绍一下,”Eduardo揽着小巫师走到前面,还好兄弟似的拍拍对方的背,“这位是Mark  Zuckerberg,相信你一定有所耳闻。”

 

Mark把帽檐往上推了点,露出他忍着怒气的瘦削的面庞和锋利的眉眼。他甚至还笑了一下,虽然是冷笑:“Mark  zuckerberg,讨厌王子的死灵法师。”

 

“Are you kiddingme?!”Sean锤了一下Eduardo的肩膀,“哥们,你从哪找到长得这么像的人?”

 

“那还用说?”Eduardo笑,“就是从Facebook里面找的啊。”

 

“呵。”Mark再度冷笑。

 

这下Sean完全懵了,目瞪口呆都不能恰当地形容他现在的表情,那是震惊之下还带着恐惧的狰狞面容,此时此刻已经完全没有刚刚的王子风度了。他的脑海里全部都是刚刚自己喊这个巫师‘小朋友’的场面,余音缭绕,久久不绝。

 

 

 

 

打完招呼的SeanParker浑身僵硬地走了,他甚至都没八卦一下为什么Mark会出现在这。要说他和后边人群里的僵尸谁更有僵尸范,那还真的是不分上下。

 

Eduardo看到Sean这么个狼狈的样子和Mark紧抿的嘴唇,心里忍不住偷笑,面上却立刻敛了笑意:“挺巧的哈。”

 

Mark根本不想说话,他把帽沿又扯了下去,挡住Eduardo那看笑话的眼神。

 

Eduardo捂着嘴巴咳了两下,说:“咱们先去坐吧。”

 

两人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卡座落座,Eduardo去吧台拿了两杯冰啤酒,在这样的派对里很是保守,但他也没办法,Mark酒量一般,而自己没请代驾,都不能喝太多。

 

Eduardo拿着酒杯窝在沙发里,小口小口地抿着酒,他看着Mark因为巫师斗篷而显得略微拘束的坐姿,再看看卡座外光怪陆离的狂欢现场,顿时竟然觉得有几分恍惚,不知眼前的这一切是真是假。

 

Eduardo沉默地把玩着酒杯,忽的生出了就这么一直安安静静地坐着也不错的想法。这可与他往日在酒会和派对上的习惯大相径庭。

 

不过上天好像不愿意给Eduardo这个机会,两人才坐了没一会,就有人过来打招呼了。

 

“hi,大魔术师,怎么一个人在这坐着呢?”穿着黑色长裙的亚裔女人端着鸡尾酒坐到了Eduardo身边,她画着精致的吸血鬼仿妆,红色的美瞳在昏暗的环境里闪着野性的光芒。

 

“我可不是一个人坐着,”Eduardo和对方笑着碰杯,“你今晚打扮的很好,Joy。”

 

“噢,抱歉,吸血鬼的夜视能力应该很棒的,可是我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位巫师先生。”Joy捂着嘴笑,“他一定是施了什么魔法。”

 

“别演戏了,”Eduardo无奈,“Joy,这是Mark。Mark,这是Joy,我在新加坡的朋友。”

 

Joy微笑着伸出一只手,说:“你好,我是Joy,Eduardo的合作伙伴兼好友。”

 

Mark无动于衷,隐藏在帽子下的眼睛不知道在看哪里,好像完全没有听到旁边人都说了些什么,只是一动不动地坐着。见状,Eduardo蹙起了眉,在Joy看不见的地方伸出手在Mark的腰上不轻不重地拧了一下。

 

谢天谢地,Mark终于有动作了——他机械地扭过头,敷衍地握上了那个漂亮的吸血鬼的手。

 

“你好,我是Mark。”

 

面对Mark算得上不甚礼貌的反应,Joy倒是没有不满地样子,反而勾着唇笑了。

 

她说:“我知道你,Zuckerberg先生。”

 

正是因为Joy知道对方的身份,所以才会在自我介绍的时候特意强调了‘合作伙伴和好友’。天呐,请Edu一定要原谅她的恶趣味,她只不过想看看这个Mark  Zuckerberg会是什么反应罢了。不过,目前来看,zuckerberg的表现确实能够引起她的注意——都怪女人天生的第六感。

 

“拜托,”Joy冲旁边有些无奈的Eduardo挤挤眼,“世界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想不认识都难。”

 

Eduardo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Mark则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扑克脸。

 

Joy嬉笑着说:“那么,是什么吸引着Facebook的CEO到这来参加这个派对呢?”

 

“蒂娜。”Eduardo连忙开口,生怕Mark说了什么难以解释的或是直接无视,却没注意到旁边的Mark脸色更臭了。

 

“噢,那确实是个令人期待的表演,但我相信一定还有别的原因吧。”Joy了然,目光在两人之间逡巡流转,“比如说新加坡的美丽风景,对吧?”

 

“恩,有道理。”Eduardo一本正经地附和。

 

Joy拿起酒杯喝了口鸡尾酒:“不说这个了,Edu,为什么今年你的服装这么简单?”

 

“简单吗?”

 

Joy做出一副煞有其事的表情:“难道不是吗?你去年的角色可是蜘蛛侠,我还以为今年你会选择死侍或者钢铁侠。”

 

“我的天啊,不要说起这个事好吗,那绝对是我脑子坏了做的错误决定,那太蠢了,我带着面具甚至没办法好好喝酒!”Eduardo羞耻地捂住了脸,“不要再说了,那太尴尬了。”

 

“原来那是你,”一直沉默不语的Mark突然开了口,“照片里的蜘蛛侠原来是你。”

 

Eduardo眨着眼愣了一会,反应过来之后他抓狂地大喊:“Mark!你又去网上查了些什么!”

 

Mark耸耸肩:“在社交软件上都是公开的。”

 

Joy在旁边拍掌大笑:“对!Edu,那时候大家都想和你合照,因为你太可爱了!你可是那晚的睡美人!”

 

Eduardo手忙脚乱地想要去捂住Joy的嘴,但还是慢了一步。

 

Mark问:“睡美人?”

 

Eduardo捂不住Joy的嘴,只好崩溃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Joy饶有兴味的眯起了眼:“你不知道?Edu没告诉你?”

 

“我不知道,他没跟我说。”

 

“我不认为你会对这个感兴趣,Mark。”Eduardo不抱希望地提醒。

 

“事实上,我现在真的有点好奇了,”Mark的目光缓缓挪向Joy,“Joy,睡美人是什么?”

 

“那是个很有意思的活动。”Joy露出了一个寻味的笑容,“每年的万圣派对我们都会选出当晚最受欢迎的人,那就是‘睡美人’。你看到那些拿着纸箱子到处走的机器人了吗?他们就是专门收集投票的。”

 

她停下来不再说了,但Mark知道绝不会这么简单,所以他只好开口问道:“然后呢。”

 

“然后嘛…”Joy剩下的酒液一口喝完,把杯子往桌上一放,扯过Eduardo的手冲Mark笑着说,“我觉得我应该保留一点惊喜,你今晚会见识到的。借一下Edu,他之前就说好了要陪我们玩桌球的。”

 

还没等Mark说什么,Joy就把Eduardo扯出了卡座,Eduardo没办法,只好回头冲Mark喊:“我很抱歉!你自己随便逛逛,待会我会来找你的!”

 

Mark点点头,看着Eduardo的身影消失在人群里,斗篷里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后也只是拿过桌上的冰啤一饮而尽。

 

 

 

------TBC------

 

OK,存货放完了。

 

评论(23)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