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暗千家

诗酒趁年华
极易爬墙
取关随意
天雷逆CP

[ME] 8小时奇遇

马总变猫

马总OOC是因为他现在是一只猫,跟我没有直接关系(试图狡辩)

《社交网络》同人

 

 

05

 

 

Mark面无表情地盯着手机屏幕已经将近半个小时了,就在刚刚他对Dustin发表了一番豪情壮志,说完了却发现自己手心里都是汗,只是对Dustin说一遍他就紧张得不行了,颇有当初他第一次在公众场合做演讲的窘迫。

 

Mark的手指无意识地在桌面敲着,毫无节奏,但是跟耳边的心跳异曲同工,快得不像话。他打开了Eduardo的Facebook界面,上面正是他刚刚发的一条状态,写着“长胖了。”配图是当时wardo给他拍的照,倒还真的看出来自己平时那副不情愿的样子。

 

等等,这个不是重点。

 

Mark的双手不停地互相揉搓着,掌心都被他搓出阵阵热意,他咬着下唇——这个动作在Mark还是个大学生的时候经常做,后来就渐渐改掉了这个显得有点孩子气的习惯——不停地刷新着wardo的主页。

 

恩,刚刚又有人点赞了。

 

Damn,居然是Chris。

 

要不就趁现在自己也点一个吧,混在里面不会被wardo发现的,可是不让他发现自己点赞那自己又是为了什么。为了被别人发现吗,到时候又被什么媒体看到岂不是得不偿失。诶,点赞了下面也会显示,那样太明显了。

 

要直接私信吗。可是要说什么。

 

对了,他还没有加wardo的好友。

 

要不开个小号。

 

不行,小号的话wardo肯定不会加的。

 

二十分钟后,Mark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威士忌,这玩意自从他聘请了营养师以后就没怎么喝过了,更不用说是大白天的喝,可是现在Mark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打开酒瓶对着嘴就‘吨吨’喝了好几口。

 

“呼——”四分之一的酒下肚,Mark顿时就迷糊了不少,他本来就酒量一般,这么胡喝几口更是刺激。

 

好在尽管有些醉意,但还是保持着基本的清醒,他的手指移向Eduardo主页上那个好友申请,点了下去。

 

确认向该用户发送好友申请?

 

确认!当然是他妈的确认!为什么还要再问一遍!低效!

 

Mark用力地在确认键上点了下去。

 

 

五分钟过去了,没回复。Mark‘吨’地喝了一口酒。

 

十五分钟过去了,没回复。Mark又‘吨’了一口。

 

半个小时过去了,没回复。

 

不行,不能再喝了。再喝他真的就要醉了。

 

空腹喝酒的副作用一下子涌了起来,Mark只觉得一阵反胃,再加上头晕脑胀,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便急匆匆地冲向卫生间,对着洗手池就开始吐起来。刚刚喝下去的酒水混着胃酸被Mark一股脑地吐了出来,卫生间里顿时一股酸臭味,Mark闻了只觉得他还得再吐一次。

 

 

不过吐了之后他确实觉得大脑清醒了很多,Mark打开水龙头,捧了点清水就往脸上扑,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两个晚上冒出来的胡茬还没剃,脸上还有着几分苍白,完全就一失恋青年的模样。Mark呼了口气,感受着嘴里那股怪味,认命地开始刷牙。

 

电动牙刷尽职尽责的在牙齿上旋转着,‘嗡嗡’的声音通过骨传导到达大脑,把Mark的思绪也搅成一团乱麻。

 

Mark机械地移动着手臂,镜子里的男人也麻木地看着他。

 

为什么wardo不通过。自己还是太冲动。至少先发一个邮件问好,以wardo的性格对于别人友好的信号一定会回复的。

 

要不再发一个邮件。

 

不,太刻意了。

 

Wardo现在在干什么,工作吗?应该不会,新加坡现在是凌晨,他应该….

 

Mark忽然间就亮了眼睛,立马把电动牙刷调到最大档,胡乱在嘴巴里走了几圈就吐掉了泡沫,他拧开薄荷味的漱口水,往嘴里倒了一点,‘咕噜咕噜’地在嘴巴里过了几遍也吐掉了。

 

感受着嘴里清新的薄荷凉意,Mark精神抖擞地走向自己的书房,如果保洁人员现在在这,一定会看到传说中的‘暴君’的嘴角竟然荡起了一股微小但明显的笑意。

 

 

大意了。Wardo现在应该还在睡觉,所以他没回复是正常的。

 

 

Mark一直工作到了晚上十点多,在此期间他没有打开过Facebook,投入工作是一回事,还有点隐秘的原因就是他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去看那个结果。

 

他在电脑上打开了自己的Facebook主页,记住密码的电脑很快就成功登陆了。作为Facebook的CEO,他的账号的消息可不少,各种艾特各种评论,但是Mark都全部忽略不看,他在自己的好友列表里看了一下。

 

没有wardo。

 

Mark又在列表里搜索了一遍,真的没有。

 

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新加坡那边应该早就天亮了才对,wardo为什么还是没有通过好友申请,他难道真的不打算跟自己来往了吗?Mark按着F5刷新了好几次,好友列表还是那些人,没增没减。

 

那一瞬间,Mark的心如坠冰窖。

 

没关系,待会睡着了还能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也许wardo就是没登Facebook呢。

 

Mark迅速的洗漱完就躺上了床,和之前的两次一样,睡意来得很快,他很快就陷入了睡眠。

 

但有一点不同——当他再度睁眼的时候,入眼的不是沐浴在新加坡下午的暖阳里的wardo家,而是被门罗帕克清晨的微光照得发亮的自家天花板。

 

Mark猛地坐起,夺过床头的手机,一看时间,7:13。

 

还是不多不好8个小时,只是这次他没有去到wardo家那只猫身上,而是真的一觉睡到天亮了。

 

 

 

 

今天的门罗帕克天气不错,好好休息了一个周末的Facebook众员工怀着对工作的热忱踏进了园区,在办公室里稳稳当当地坐下了。大家都认为这将是美好的一天,直到半个小时后,暴君Mark  Zuckerberg面无表情,钴蓝色的眼睛里带着锋芒,踏着充满锐利气息的步伐,路过猴子们的办公区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猴子们敢保证,暴君路过的那几秒整个办公区安静得跟无人区似的,而且那绝对不是因为窗外有什么该死的天使路过。

 

过了几分钟,独属于Facebook员工的群组有人冒泡了。

 

程序员A:你们看到boss刚刚的表情了吗?[害怕]

 

财务B:没看到,怎么了?

 

程序员A:感觉跟Facebook要被收购了一样….周末发生了什么吗?

 

程序员B:没有啊[担心]不是一个很完美的周末吗?没有加班,我还玩了一天的吃鸡。

 

广告C: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广告这边没啥问题,顺便小哥哥求带吃鸡!

 

后勤A:后勤一切正常+1

 

财务C:财务一切正常+1

 

…….

 

人事D:人事一切正常+社保号

 

程序员C:所以到底是哪出问题了?boss一脸要吃人的样子,怕怕。

 

助理A:…..周末的时候boss叫我修改了一份合同,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哭]

 

财务A:安啦安啦,摸摸,boss不至于因为这个就这么生气的。

 

程序员A:摸摸脑袋[安慰]。

 

程序员C:摸摸脑袋[安慰]。

 

市场C:话说你们不觉得boss有点像是失恋了的表情吗?[疑问]

 

 

群里安静了两秒。

 

 

人事E:诶,你们看了最新一集的《XXXX》吗?

 

后勤D:看了!真好看!

 

程序员A:举手。

 

市场C:为什么要岔开话题!难道没有人同感吗!

 

财务D:为什么要讨论boss的恋爱!难道不讨论you  know who不是写在员工守则上的吗!

 

程序员D: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是you  know who啊?[疑惑]新人求解。

 

广告B:天价离婚案了解一下。

 

程序员D:天价离婚案?[惊讶]我去Google一下。

 

财务C:赌五美元,肯定是因为you  know who。

 

人事B:赌十美元。

 

助理B:那我也,十美元。

 

……

 

管理员Sherly开启了全员禁言。

 

 

 

 

Sherly敲了敲玻璃门,随即就直接走了进去,她把一份最新的数据报告放在Mark的桌上,然而对方只是瞟了一眼,就继续在自己的电脑上敲敲打打,面容严肃地好像有黑客入侵。

 

“Mark,”Sherly双手抱胸,先开了口,“你今天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吗?员工们都讨论疯了。”

 

“没有,我很好。Facebook也很好。”Mark把手下的机械键盘敲得更响了。

 

“喔?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Sherly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Mark抿起了嘴,表情冷硬,并未回答。

 

Sherly叹了口气。

 

这下她可以确定绝对有关那个youknow who了,Sherly还记得过去这一年里又有次Mark看到you  know  who更改情感状态时的表情,和现在如出一辄。(不要问她为什么知道这些小秘密,作为COO,她总是要多了解一点CEO的嘛。)

 

“okay,”Sherly微笑着冲boss说,“有问题一定要提前说。”

 

“当然。”Mark僵硬地点点头,目光又挪回了电脑屏幕。小指头在键盘上点了一下F5。

 

猴子们在Mark的超强气场下忐忐忑忑地过了两天,并且令人奇怪的是,尽管boss面色不善,但是这两天都在晚上七点钟以前离开了园区!见了鬼了,以前他可是加班最积极的!

 

直到第三天早晨,众人居然看到他们的暴君大人勾着嘴角出现在了办公区,虽然不是很明显,但那他妈的绝对是笑了!

 

Boss终于恢复正常了!

 

才解禁不久的群组又炸了锅。

 

 

Mark看着好友列表里新多出来的那个人,窝在椅子靠背里,微笑着用手指缓缓摩挲着自己的下嘴唇,时不时把椅子转了转,完全不顾及玻璃外众猴子们看到后的心理波动,颇有自己一个人在那微笑着坐一天的架势。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Mark照旧检查好友列表,看到通过的消息就喜不自胜。虽然这两天的晚上都没去到新加坡,但是都不如重新出现在好友列表来的令人惊喜。

 

猴子们吓坏了,boss根本不是恢复正常了啊,这是又开启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吧?

 

助理Rosa敲了门之后走进来,带着得体的微笑说道:“Mr·zuckerburg,根据今天的日程安排,一个小时之后有一个会议,会议议程电子版已经发到您的邮箱了,这是纸质版。”

 

Rosa 递过去一个文件。

 

Mark点点头,把自己的椅子转了一个小小的弧度:“恩,放那吧。”

 

Rosa把文件放到桌上,微微曲了下身:“Mr·zuckerburg,那我先出去了。”

 

还没等Mark发话,助理小姐姐就微笑着转了身,一背对着boss,她脸上原本有礼的微笑就立马变了个样,她龇牙咧嘴地冲外面假装工作实际偷偷关注这边的众人做了个鬼脸,正准备迈开步子的时候却被喊住了。

 

“Rosa,等等。”暴君boss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Rosa下意识地就停了脚步,她甚至感觉有一滴冷汗从她的脖子流了下来。

 

但是Rosa还是转过身,微笑着问:

 

“有什么问题吗,Mr·zuckerburg?”

 

Mark整个人都倚在椅背上,下巴对着电脑,从Rosa的角度刚好能看见自家boss直挺的鼻尖和下敛的眼帘,面带思忖。Rosa一下子就紧张了。

 

只见自家boss缓缓张开了嘴,开开合合,最后吐出了一句话:

 

“我有一个朋友,”

 

Rosa:恩???这种开头???

 

Rosa心下疑虑着这会不会是传说中的朋友就是本人系列,但是脸上还是挂着专业的微笑,她点点头,等着boss接下来的话。可是Mark俯视着电脑屏幕,双手交错在一起放在脸前,就不再开口了,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您倒是接着说啊!

 

好在Mark并没有沉默很久,他的眼神扫向助理:“他问我,他想和他前女友复合,首先要说什么?”

 

我的天,究竟有什么人会脑抽到来问暴君这种问题,这很明显就是他自己的问题啊!

 

Rosa吸了口气,斟酌着开口:“我个人认为,首先需要关心对方的近况,嘘寒问暖,寻找话题,等到双方关系有所缓和之后再做下一步动作。这种事需要循序渐进。”

 

Mark点点头:“恩,谢谢你的建议。”

 

“替我朋友。”他补充道。

 

“you are welcome。”

 

Holy sh*t。这是什么天大的新闻啊!不行,还不能告诉其他人,传出去了自己一定会被开除的!

 

Rosa带着神秘的微笑着离开了办公室,并且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任何猴子的采访。

 

 

 

Mark打开聊天界面,飞快地打了一行字,盯了几秒,按着键盘删除了。他又打了一段文字,思索再三,第二次删除了。如此好几轮,过了十多分钟他都没有发出一个消息。

 

他揉揉眉心,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头像发了一会呆。

 

[Hi,wardo。]

 

回车键发送。Mark紧接着发了一个自己向来不怎么用的咧嘴笑的emoji以示友好。

 

恩,然后是嘘寒问暖,寻找话题。

 

[最近还好吗?[微笑]我的姐姐想要养一只布偶猫,听Dustin说正好你有一只很可爱的,]Mark打到这都不禁要被自己的虚伪惊讶到了,其实他觉得那只肥猫一点都不可爱,[所以我来问问你在这方面的经验。]

 

[咧嘴笑]

 

Mark长呼一口气,关掉了聊天界面。

 

嘘寒问暖,有,并且不会太过逾越。寻找话题,有,再此Mark要感谢一下被他拉出来遛的姐姐Randi和Dustin,这样一来不会表现出自己对wardo的密切关注,但是又能体现Mark因为这个小问题特地来问他的友好信号。很好。

 

Rosa要是知道自己的boss这么能举一反三,估计能笑出声。

 

Mark知道新加坡现在还是凌晨,要在好几个小时之后wardo才会看到这条消息,而且还是在他打开了Facebook的情况下。

 

一直到晚上睡觉前他都没有收到回复。Mark有点失落,但是他觉得他还可以等。盯着手机好几秒后,Mark关上灯,顷刻间房间便落入了黑暗。

 

 

 

新加坡时间14:27。

 

Mark感觉自己正趴在一个柔软的垫子上,睁开眼,一片明亮,果然是隔了大半个地球的wardo家,而自己这只猫正在睡盆里睡觉。

 

隔了好几天再度来到这个wardo生活的屋子,Mark脑海里的弦好像被轻轻拨动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声音。

 

他跳下睡盆,四处张望着——很明显,wardo现在不在家,应该是上班去了。

 

Mark蹦上楼梯,打算开始对Eduardo的卧室进行探查。(如果Dustin知道了一定会说他很变态,但是Mark才不在意。)正好Eduardo的卧室半掩着门,Mark用脑袋推开门,挤了进去。

 

入目皆是大片的黑白灰三色,床单被罩是深灰色,没有叠好,乱糟糟的堆在床尾,地板是黑色的,地毯是暖暖的米白,房间里地沙发是浅灰,上边堆叠着各种靠枕,还有被Eduardo拿出来的西服套装,也被随意的丢在那,整个沙发根本坐不了人。

 

房间里还有各种各样的小物件,有着埃菲尔铁塔的黑白画,还有些Mark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的铁艺品摆在桌上。

 

隔光窗帘被拉开了,白色的薄纱窗帘在打开的窗户前被微风吹得轻轻摆动。

 

Mark感受着到处弥漫的wardo的气息,打了个哈欠,在毛茸茸的地毯上蜷缩着又睡着了。

 

大门被打开的声音响起的时候,Mark的耳朵动了动就立马从睡梦中爬了起来,冲出去跳下楼梯,出现在Eduardo面前时,却又是一副我最优雅的慢悠悠模样。

 

“hi,Mango,我回来啦。”Eduardo扯着领带朝猫咪打招呼。

 

“喵呜。”Mark短促地回应了一下。

 

Eduardo走进来,把公文包往旁边的吧台上一扔,整个人就倒进了柔软的沙发里,Mark见状,立马跳上沙发,轻轻地蹦上了Eduardo的肚子,端坐在上面看着乖巧地看着对方。

 

Eduardo被这家伙踩得痒痒的,笑了起来,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Mark感受到身下的人腹腔的震动,自己的心神好像也在跟着荡漾。

 

“天啊,你都不知道你自己多重。”Eduardo打趣道,撸了撸猫咪头顶上软乎乎的绒毛,就把Mark抱了下来。

 

Mark看着Eduardo走向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冰淇淋捞了一勺放进嘴里,再放了回去。他对着冰箱里的食材看了良久,最后拿出了手机订了个外卖。

 

Eduardo吃寿司的时候,他把财经杂志放在前面翻看着,手机被丢在一边。Mark跳上餐桌,用鼻子顶着手机把它往Eduardo那边推,手机在光滑的桌面滑动,发出‘唰唰’的声音。

 

Eduardo被吸引了目光,满脸疑惑:“你在干嘛?”

 

Mark没理他,接着用鼻子顶手机。

 

Eduardo就这么懵逼地看着自家猫咪把手机推到了自己面前,然后用自己的爪子拍打着屏幕。他伸出手解了锁,正想寻味的看着这家伙要干什么,Mango却不再动作了,安安静静地端坐在那。

 

Eduardo是真不知道自家猫咪是想干什么,不过它都把手机送到自己面前了,不如看看有什么消息。他拿过手机,吃了个寿司,先点开了Twitter。

 

Mark坐在一旁不满地叫了一下:“喵呜。”

 

Eduardo没在意,接着刷Twitter。

 

“喵呜。”Mark更不爽了,他走了几步到Eduardo手边,蹭了蹭对方刷着手机屏幕的手。

 

“你干什么呀?”Eduardo无奈地发问,随手划过屏幕,觉得没什么好看的就退出了软件,又打开了Facebook。

 

“哇哦。”Mark看到Eduardo的眉毛一下子就挑了起来。

 

 

扑通扑通。

 

扑通扑通。

 

Mark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得很大声,鲜血在里面汩汩流动的声音都清晰可辨。

 

他看到Eduardo轻笑了一下,好像有活泼好动的小精灵在那漂亮的眼里洒下星辰和蜂蜜,又在Mark的心上丢下一粒糖,他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味,那糖就被滚热的血液融化,混着喜人的甘甜和后知的酸楚流经四肢百骸。

 

“这么久了,”Eduardo微微笑着,带着Mark读不太懂的表情摸了摸猫咪的脑袋,“他第一次跟我说话居然是因为你。”

 

“而且还用了这种笑着的表情,这很不Mark。”Eduardo若有其事的评价。

 

“他问我怎么养猫的?”Eduardo对着自家肥猫思忖道,“这个还真的不好说,除了睡和吃你好像就没有别的爱好了。”

 

Eduardo噼里啪啦地在手机上打了一串字,手指一点,就发了过去。Mark看不见他发的消息的具体内容,但是他觉得只要回复了,就是一个很大的进展。

 

Eduardo把剩下的寿司解决了,收拾了东西之后来到Mango面前,俯视着猫咪,冷酷地笑:“那家伙倒是提醒我了,今天给你洗澡。”

 

听到这个,Mark下意识地一哆嗦,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抱了起来正在往浴室移动着。

 

“喵呜。”Mark小声地叫。

 

“别撒娇,”Eduardo不为所动,“你已经两个月没洗澡了。”

 

“喵呜。”mark放弃挣扎似的垂下了耳朵和尾巴,像只废猫一样被拎到了浴室。

Eduardo把猫咪放到浴缸里,食指对着Mango的鼻子,表情严肃:“不准跑。”

 

Mark看着头顶的花洒,身体本能地往后瑟缩了一下,但到底还是乖乖地在浴缸里等着Eduardo把猫用香波拿了过来。

 

Eduardo正拿着花洒调水温,结果他的手机又响了,他无奈地叹口气,还是放下花洒把手机拿了进来放在一旁的架子上。

 

“说吧,有何贵干,公主殿下?”Eduardo一只手试着水温,一只手拿着花洒,Mark则是坐在浴缸的角落里看着水流从自己脚下流过。

 

“Eduardo!我这周末去泰国,我朋友说他要在曼谷搞个超棒的party!你来不来!”电话那头的人声音特别大,还夹杂着嘈杂的音乐声和欢呼声,一听就知道正在狂欢,而且对于声音的主人,Mark可谓是熟悉地不行,硅谷出了名的派对爱好者——Sean Parker。

 

Eduardo觉得水温合适了,一把捞过角落里的Mango,拿着花洒就往猫咪身上淋,动作很温和,还时不时地把Mango的头往上抬,以免有水溅到自家可爱的眼睛里,于是Mark就只好这么仰着脑袋盯着Eduardo看。

 

Eduardo一边搓着Mango身上的湿哒哒的毛发,一边无奈地对着电话说:“你什么时候决定的?”

 

“就刚刚!”Sean好像喝了一口酒,说话有点含糊不清,“我朋友刚刚告诉我的,你来不来!”

 

“不去。”Eduardo果断地拒绝。

 

“why!”Sean难以置信地大喊,“那一定会是个很棒的party!你不会想错过的!”

 

“嗯哼,”Eduardo不在意地回答,往手里挤了些香波就往Mango身上糊去,“我可没那么闲,最近正准备给一个IT公司放投资。”

 

“哇哦,Edu,说到这个,”Sean在那边兴致冲冲地问,“Mark那家伙怎么突然加了你的好友?”

 

突然被提及的Mark警惕地竖起了耳朵,在泡泡里艰难地对谈话内容留了份心思。

 

“你怎么知道的?”

 

“上帝啊,你们俩的好友列表都是公开的,有心人关注了自然会发现啊。”

 

“这样啊,”Eduardo恍然大悟,“我也不知道Mark是出了什么毛病,我昨天一登Facebook就发现他给我发送了申请。”

 

“然后你就通过了?”

 

“对啊。”

 

“就这么通过了?”

 

“不然呢?”Eduardo反问。

 

对啊,不然呢!Mark在心里对Sean那个多事的家伙怒喊。

 

“你难道都不骂他几句吗,不吵一架?你这也太便宜他了!”Sean不满地大喊。

 

Eduardo笑了,无奈又苦涩,但是Sean在那边喝多了也听不出来:“诉讼的时候难道没吵够吗?都结束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好吵的?再说了,当初绝对也少不了你,我有跟你吵架吗?”

 

“Eduardo!”电话那边急了,“说好的不准提到我,我都跟你道过歉,送过玫瑰了!”

 

玫瑰。Mark在心里又给Sean Parker记上了一笔。

 

“好好好,不提不提。”

 

“Mark加了你之后跟你说话了吗?”

 

“说了,他问我怎么养猫。”

 

“干嘛大老远的跨时差问你?”Sean贱兮兮地总结,“我看Mark他就是别有用心。”

 

对,我就是。Mark直白地在心里承认。

 

“谁知道呢。”

 

Sean在那头喝多了酒,哼哼唧唧地就开始口无遮拦了:“不是我说,他怎么过了这么久才找你啊?”

 

好在Eduardo早就习惯了这人说话的风格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朋友之间吵了架就能绝交,更何况我们俩这种打了官司的。”

 

Sean语塞了:“….这个不能适用于你和Mark之间啊。”

 

Eduardo叹了口气,把手上过多的泡泡刮掉:“怎么不行?都是一样的。”

 

不一样!Mark想对Eduardo大喊,但最后还是低下了头。

 

不一样的,wardo,你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

 

Mark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又被半强制地抬了起来,下巴被一只修长的手抓着挤成了一团,目力所及都是那人卷翘的睫毛。

 

“怎么一样了?”Sean毫不留情地嘲讽,他一开口Eduardo在电话这边好像都能闻到一股酒气,“当年你和Mark关系好得跟一对似的,吵起架来根本不能好好说话,除了情侣之间我还没见过谁会像你们这样的。”

 

轮到Eduardo语塞了,他顿了一会才说:“我知道那时候我是很冲动也很幼稚…..”

 

“没错!”Sean把酒杯往桌上猛地一放,肆无忌惮地大喊,“你要不幼稚,我能横插一脚吗!”

 

“…..”Eduardo被他的形容惊到了,“Sean,你不用把自己说得像个第三者…我和Mark并不是”

 

“Chris就这么吐槽过我!”Sean的声音立马变得有点委屈,“我他妈因为你们两个被说成了小三!”

 

“我相信这不是Chris的本意…”

 

Mark对于Sean的话感到十分惊讶,仔细思考后又了然于心,Chris那家伙心里向来跟明镜似的,说什么先见之明的话都不奇怪,他于是乖乖坐着继续当wardo的宝贝小可爱。

 

“那时候Mark多宝贝你啊!他还问过我,嗝。”

 

Sean又开始抖秘密了,Mark心里一紧,这家伙最好祈祷自己不要说错话,不然他回头一定要收拾这个多嘴猴。

 

听到前半句,Eduardo表情都恍惚了几分,可是听到对方开始打嗝,他又忍不住叮嘱道:“你喝太多了,你该休息一下。”

 

小公主根本不听他的,自顾自的说:“他还问我要给,嗝,给你送什么生日礼物,而那个时候你们他妈的在打官司!”

 

Eduardo揉猫的动作倏地停了下来,根本没在意Sean在喊着什么“给男朋友送生日礼物还要问小三吗?Mark zuckerburg你个蠢货!”“Mark绝对他妈的没送,他个怂货!”之类的话,Mark仰视着对方明显呆滞的表情,内心少有的感到了忐忑不安。

 

那时候年轻人朦胧的心上荆棘满布,针锋相对的同时又忍不住想把柔软给你看,一边亲手碾碎一边徒然修补,于是时光和尘世匆匆飞逝,任我们错过了无数个叮咚滴露的长夜良辰。

 

我望你想你时,心在叹息啊。

 

 

 

Eduardo长叹一口气。

 

“Sean,我得给我的猫吹干毛,先挂了,你也早点休息。”

 

“是那只一见面就咬我的猫?”

 

“是因为你吓唬它,”Eduardo护短地纠正,“挂了,拜拜。”

 

挂了电话之后,Eduardo就把Mark从浴缸里捞出来,放到洗手台上用毛巾从头到尾地给他擦了个遍,Mark盯着他的眼睛,想看出些什么,然而除了微抿的嘴角就别无其他。Mark还准备再看,却被吹风机吹得到处乱飞的毛发迷蒙了眼睛。

 

他甩甩脑袋,视线好不容易变得清明了些,却看到Eduardo不知怎么的红了眼睛,他顿时就慌张起来。

 

Eduardo揉揉眼睛,小声抱怨道:“F*ck,你的毛到处飘。”

 

“喵呜。”

 

猫咪发出了一声软绵绵又乖巧的嘤咛,默默地垂下了头,像是在对自己的主人道歉。

 

—————tbc----------

我没有大纲,剧情放飞...

 

评论(32)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