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暗千家

诗酒趁年华
极易爬墙
取关随意
天雷逆CP

[ME] 8小时奇遇

马总OOC是因为他现在是一只猫,跟我没有直接关系(试图狡辩)

《社交网络》同人

私设马总家就在门罗帕克!!

(有姑娘提醒我真马总其实住在湾区,谢谢提醒!)

(我地理不好…美东美西傻傻分不清…请把之前文内的所有美东改成美西!!!)

另外,七夕快乐!

 

 

04

 

mark再醒来的时候就是新加坡时间17点多了,他真的佩服猫类睡觉的能力,明明刚从美国转移视角过来的时候他还一点都不困,转眼间他就睡了好几个小时。

 

wardo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现在不在身边。

 

mark扭动脖子环顾一周,看到对方正在厨房里忙活着,穿着围裙,带着手套口罩,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mark跳下沙发,慢悠悠地挪了过去,蹦上了厨房旁边的小吧台的椅子。

 

wardo正在做意大利面,mark心里感到几分新奇,没想到几年过去wardo都会自己下厨了。

 

尽管还是很不熟练的需要参考食谱,但比起mark这种对生活丝毫不上心的工作狂,确实是更加有人气了些。

 

Eduardo正在装盘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在不远处呼叫着存在感,但是Eduardo完全当没听见似的,自顾自地用心往卷曲的面条上挤着黑椒酱。

 

mark在旁边叫了一声,想要提醒对方。

 

“喵呜。”

 

“知道了知道了。”Eduardo扯下手套冲到手机旁,点过了接听键,并且开了外放。

 

“Dudu,你在干嘛呢?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成熟妇人的声音,和wardo一样有着葡萄牙语的口音,不过更为明显浓厚。

 

mark在一旁听到了私密的谈话,而且还有wardo的不为众人所知的昵称,心里一边无辜地解释他不是有意的,一边又想要满足自己隐秘的好奇,于是就乖乖端坐在那尽职尽责地扮演一只啥也不懂的猫,也不挪动分毫。

 

Eduardo接了电话就冲回自己的意大利面面前,还颇为有心的切了两块西兰花做装饰。

 

“我刚刚正在做饭呢,妈妈。”Eduardo含糊着解释。

 

“做什么呢?怎么突然想着自己下厨了,你家钟点工呢?”电话那头的妇人疑惑地问。

 

“意大利面,”Eduardo在橱柜里面找到一个叉子,把面条搅动起来,“你忘啦?Mrs.karlin回美国后我就很久没请过钟点工来做饭了,反正我也很少在家吃饭的嘛。”

 

“你用的酱是买的还是自己做的,Dudu?”

 

“买的,自己做太麻烦了,”Eduardo坦然承认,然后卷起了一点面条送进了嘴里,“唔,味道有点怪,但是还可以忍受。”

 

“Dudu,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啦,”妇人在电话那头不满地叮嘱,“这些酱料一定要自己做才好吃,我之前教你你都不认真学,外面买的酱你根本就吃不惯。”

 

“下次我会好好学的,”Eduardo敷衍着回答,并且很快转移了话题,“妈妈,你不在迈阿密吗?”

 

“我在和你姨妈在悉尼旅游呢。”

 

“喔,那替我向姨妈问好。如果没什么事我就”

 

“Dudu,我这次打电话来主要是想问你,你和Dabora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才在一起两个月就分手了?她妈妈告诉我我才知道这事。”

 

mark听到这身体下意识地就坐直了。

 

“妈妈!”Eduardo冲着电话闹红了脸,“我就知道你打电话来是为了这事!还能是什么原因,不合适就分,再说了,你知道我更喜欢亚裔女孩的,妈妈。”

 

Paula在电话那头不为所动,mark仿佛都能想象对方坚若磐石的表情:“你喜欢亚裔倒是交个女朋友呀?之前那个Joy我就觉得挺好的,你还是分了。Alex孩子都上幼儿园了,你就不着急?”

 

“我有什么好着急的…”Eduardo小声嘟囔。

 

“我不管,”Paula直接下了命令,“今年年底你必须给我找个女朋友,男朋友也行。”

 

听了这话,Eduardo在电话这头对着意大利面都瞠目结舌了,卷了一勺正准备送到口里都惊得停了动作。

 

mark在一旁也抻出了脖子,面有所思地看向Eduardo。(好吧,其实作为一只猫并没有这个表情概念。)

 

“……啊?这个……”

 

“怎么?嫌时间太短?我不是都给你扩大了范围吗?”

 

“不是,我不是,额,你什么时候觉得你儿子是个GAY了?”

 

“那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过那个什么Zuckburg?”

 

简直是一语惊人。

 

“咳咳——”Eduardo被正准备喝下去的水给呛到了。

 

“咚!”mark因为太过惊讶而下意识地前倾,结果不小心摔下了椅子,不过这时Eduardo已经没法注意到他了。

 

“我以为我们已经在这个问题上达成共识了,妈妈!”Eduardo几乎可以说是对着电话在喊叫了,这可不像他会做出来的行为,“你上次问我我就说了,没有!”

 

“好吧,”Paula的声音还是那么优雅动听,但是此时Eduardo已经不想再体会被母亲催婚的恐惧了,“那说好了,今年年底。”

 

“我保证。”Eduardo蔫蔫地回答,现在他只想好好吃完他的意大利面。

 

“那我挂了,来亲一个,Dudu。”

 

Eduardo乖巧地对着电话吧唧一下嘴。

 

“旅游快乐,妈妈。”

 

 

自从摔在地上之后,mark就处在大脑混沌的状态,好像脑海里正在进行宇宙大爆炸,噼里啪啦,天崩地裂,作为一只猫他没法处理更多的信息,于是就没有听到Eduardo和Paula后面的对话。

 

wardo喜欢过我吗?

 

喜欢??

 

过去时??

 

我?

 

还是wardo?

 

在短暂的惊讶过后,mark很快就冷静下来理智地分析起这个问题的真实性。

 

wardo曾在他失恋了的时候在半夜跑过半个校园来找自己。

 

wardo曾经给了他重要的棋手公式。

 

wardo曾在H33门外等他迟到无数次。

 

wardo曾……

 

突然间,他就不想再分析下去,越剖析越心惊,就像把一片叶放到阳光底下,虽能清晰地看见它的脉络却又没法理清它的交错。

 

mark想起来了,他看过他哭,就像暖棕的枫叶垂着露,他见过他笑,连最珍贵的琥珀也不及那浮着亮的眼眸剔透。

 

皆由他起,皆由他灭,最后化作质证桌上的磐石面具。

 

当Mark意识到自己可能错过了什么的时候,过往的碎片就变成了尖刀,在他的心坎上留下无声而剧烈的痛苦。

 

 

 

 

 

 

“宝贝,你怎么啦?”Eduardo关切的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Mark这才从思绪中脱离,恍然间就对上了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人的视线。

 

Eduardo愣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从一个毛茸茸的猫的脸上看出来的,但是那钻蓝色的眼睛里好像真的有人类一般复杂的情感,这种眼神似曾相识,但是他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Mango,你怎么….一脸…额…?”Eduardo想从词汇库里寻找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却还是一言难尽。

 

“喵呜…”Mango唔囔了一声,蹦上了Eduardo的膝头。Eduardo见状,立马用双手搂过猫咪圆润的肚子,把它抱在怀里,一只手缓缓地抚摸着猫咪洁白柔软的毛发。

 

“要不是你已经绝育了,我还以为你想找女朋友了。”

 

别提这事,Mark在内心默默地开口。

 

“Mango,你胖了。”

 

都是你喂的(Mark到现在还没吃过猫粮,但是他觉得做零食的鸡胸肉和小鱼干很好吃)。

 

“你掉毛真的很严重,我的衣服上又是这些白毛毛。”

 

反正不会秃顶,我可以给你订最好的洗衣店。Mark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不抱你了,我要去看报告了。”Eduardo抖抖手臂,想把这个肥家伙从身上抖下去,但是猫咪的爪子轻轻地勾着自己的衣领,不闹不叫,就这么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Eduardo被它一本正经的表情逗笑了。

 

他伸出手指挑挑猫咪的下巴:“怎么?你也要看?可是你又看不懂。”

 

Mango享受地扬起了脖子,猫耳也舒服地缩了起来,用鼻子拱了拱Eduardo的肩膀。

 

Eduardo不知道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黏人,顿时起了逗弄的心思,手指在猫咪的脖子那挠个不停,可算是好好撸了一把猫。

 

“给你拍照发个Facebook动态吧。”Eduardo歪着头笑,“好像很久没发过了。”

 

听到这个,Mark下意识地就想跑开,可是wardo拍着他的头对他说在这等他的时候,Mark却怎么也迈不出步子,他看着wardo拿着手机回来,脸上的笑意让他的心里突然就像有蜜蜂胶在一起,向外酿着蜜。

 

好吧,自己现在可是只小可爱,不用对着镜头尬笑也会有Dustin那样的傻帽来夸赞。

 

等等。

 

Dustin?

 

Mark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就在二十四小时之内,他告诉了自己的好友Dustin自己在睡觉的时候会穿越到Mango身上的事实,如果Dustin看到了这个状态,他绝对以及肯定会来采访自己的。

 

“你看,你是不是长胖了。”Eduardo笑眯眯地把拍好的照片给Mango看。

 

Mark看了一眼——没看出来。但是他觉得现在很不合适发Facebook状态,所以他蹦了一下,想表示反对。

 

“你也觉得吧?”Eduardo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得减肥了,太胖了不好。”

 

欸。

 

Mark知道自己怎么也不可能阻止wardo发状态的了,只好在心里默默地计划着有没有堵住Dustin那家伙的嘴巴的可能性。

 

 

 

 

新加坡时间22:15。

 

 

美国西部时间7:15。

 

 

一眨眼间,Mark眼前的场景瞬间变幻,从wardo家又变成了自己家里单调的白色天花板。现在Mark的第二个猜想也被证实了:视角转换的过程不会超过8个小时,恩,恰好是成年人的适当睡眠时间。

 

不得不说,这个魔法简直就像是为了让Mark好好睡觉切身定制的,这8个小时里,他在新加坡还可以睡,就算没睡,在这边醒来的时候大脑却是充足睡眠后的绝佳状态。

 

在猫身上的时候,Mark其实一点都不想睡,毕竟有难得的可以近距离接触wardo的机会,他不想浪费在睡眠上,可是作为一只猫,他有时候就是无法控制睡意,所以说猫类是世界上最会享受的物种之一,这个说法确实是有可信之处。

 

视角转回美国之前,Mark正在Eduardo的书房里闲庭漫步,而Eduardo正在书桌前对着报告仔细研究。

 

他安静地跳上wardo的书桌,端坐在那乖巧地凝视着对方认真工作的模样——金丝边的护目眼镜反射着电脑的冷芒,棕褐色的漂亮眼睛在镜片后面晦涩不明,比起平常成熟的温柔气势,戴上眼镜更让wardo平添几分学生书卷气,时而抿唇,时而皱眉——Mark以前未曾如此认真的观察过wardo工作或者是学习的时候的样子,现在他却觉得怎么都看不够。

 

Mark还想在书架前看看wardo收藏的书籍和摆在上面的相框,可惜他正准备仔细浏览,时间到了,再睁眼已是位于美国的家中。

 

Fine,现在来验证一下第三个猜想。

 

Mark把事先架在床尾的摄像机打开,已经没电了,Mark不得不插着充电线,边充电边看着里面的录像。

 

说真的,用摄像机录自己的睡觉确实是很诡异,他记得很久以前wardo也这么说过。

 

他用手指在摄像机的屏幕上划了几下,调出最新的录像,长达7个小时左右,看样子到后面是没电了。只见录像里面的Mark原本在床上直挺挺地躺着的身子慢慢蜷缩了起来,双手垫在自己脑袋下面,脑袋搭在上面,时不时还会蹭一两下。

 

Mark发誓,他绝对不会以这样的姿势睡觉,这绝对是那只他妈的肥猫。

 

鉴于观看自己的睡觉视频真的很奇怪,他实在不想仔细看,于是点了快进,三倍速下视频里的Mark动作也快了不少。一会卷起一团,一会向侧边伸直了手臂和双腿,一会呈大字肚皮向上,偶尔醒来了打个迷糊,扭扭脖子看看四周又躺下去了。

 

7个多小时里,这猫还算没做出些什么令人掉眼球的举止,除了睡觉姿势夸张了些。

 

是真的很能睡,难怪它自己长这么胖。Mark做出了一个毒舌的评价。

 

 

 

吃早餐的时候,Dustin的消息就唰唰的飞进Mark的手机里,Mark开了消息震动,于是手机也被震个不停。

 

[Mark!你看到wardo的Facebook状态了吗?!]

 

[是Mango欸!]

 

昨天Sherly给自己的报告里有一个数据不太对。

 

[哥们,告诉我,那是不是你!!!哈哈哈哈哈哈]

 

Mark瞟了一眼手机屏幕,继续吃着碗里的沙拉。

 

这沙拉味道真的够奇怪的,加了牛油果吗?

 

[我知道那肯定是你!!一看表情就觉得是你!]

 

天知道猫类到底有没有表情?

 

[你要是有这么可爱,我相信你的麻烦会少很多的,Mark!]

 

看到这条,Mark回复了。

 

[:)]

 

事实证明,尽管自己能够把灵魂还是脑电波什么的附加在那只叫Mango的猫身上,他还是不喜欢它。

 

只是只肥猫而已,长得是还不错,怎么有那多人喜欢它,Dustin是,wardo也是。

 

Mark这会就忘掉自己顶着他口中的那只肥猫的脸冲Eduardo卖萌的事实了。

 

Dustin在那边被吓得好一会没回复,又过了几分钟才战战兢兢地回了句:

 

[….我不是说你不可爱,Mark,只是没有Mango可爱!]

 

[啊啊不说这个,你在wardo那感觉怎么样?]

 

Mark简短地回复:

 

[不错。]

 

[详细点?我真的很好奇啊!]

 

[你会感觉像在大人国,需要一定的适应时间,初步估计是四个小时左右,现在已经没什么不适了,对于尾巴和耳朵的控制也比较容易,但是本体留下的情绪还是会对我有点影响,不过可以忽略。]

 

在这Mark撒了个小小的谎——并不是可以忽略,看看他对唐医生的反应就知道了。

 

[Mark,这些我都不感兴趣!你看到wardo了吗?!]

 

[当然。]

 

[然后呢?]

 

Mark对着手机沉吟了几分钟,成功地再度把Dustin脆弱的神经又折磨了一遍。当Dustin以为对方不会回复的时候,消息弹出来了。

 

[我听到了wardo的妈妈给他打电话。]

 

然后呢!Dustin简直要抓狂了。

 

[wardo的妈妈问他,是不是喜欢过我。]

 

看到这个,Dustin愣住了,一下子不知如何回复。他想问Mark你是不是听错了?或者开开玩笑说:怎么可能呢?这根本就不可能嘛!wardo是瞎了才会喜欢你这个机器人啊哈哈!

 

可是Dustin又问不出来。

 

都说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瞒不住的,嘴里就算撒着谎,眼睛也会替你说出实话。Dustin对感情的感应算不上灵敏,可是就算如此,在哈佛时代他也疑惑过,wardo为什么对Mark这么好,除了学业,大半心思都放在Mark身上。

 

这没道理啊,wardo一个富家少爷,从小都是别人照顾他的份,怎么会一碰到Mark,连自己都忘了顾着还时不时地叮嘱Mark不要干嘛不要干嘛。

 

后来偶尔看到wardo看Mark的眼神,Dustin就觉得自己好像懂了点。

 

只不过还没等到他完全弄明白这俩人是怎么回事,他和Mark就带着实习生先去了加州,wardo则是先去了纽约。再然后,加州雨夜,百万之夜,漫长的诉讼,争吵,隐瞒,对峙,事情变得如此分崩离析。Dustin曾以为会永远在一块的两人渐行渐远,天各一方,如此过了好几年。

 

现在听到wardo的妈妈的问题,他顿时对哈佛时的疑问又明白了几分。

 

[wardo怎么回答的?]Dustin问。

 

[我不知道,没仔细听。]

 

[你一定很惊讶,Mark]

 

[是有点。]

 

肯定不止一点,Dustin哼哼唧唧地想。

 

[没关系的,都过去了,]Dustin微笑着打字,鼓着勇气把他的毒舌用在了Mark身上,[就算wardo真的喜欢过你,在那些事之后我觉得也不会喜欢了吧。]

 

[这个不用你提醒我。]

 

Dustin又假惺惺地发了一句话:

 

[不要有太大心理负担,毕竟你们现在都还没和好,况且你对wardo应该没有除了友谊以外的感情吧。]

 

Mark没回复了。

 

Dustin知道自己在Mark的伤口上撒盐,可他就是想刺激一下对方,探探Mark对wardo的态度,加之自己确实是有点想要趁机报复一下过去几年一提wardo就被冷面直怼的憋屈,再说了,暴君Mark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击到的。

 

过了一个小时,Mark回复了。

 

[恩,我考虑过了,我不仅要和好,我还要追回wardo。]

 

Dustin:???

 

怎么回事,这家伙考虑了这么久,居然得出这么一个结论?Dustin都有点不能理解对方的跳跃性思维了。

 

他迅速地打字发问:[我要提问。第一,你又没跟wardo在一起过,这怎么能叫追回?第二,ward真的喜欢过你吗?现在还喜欢你吗?你确定吗?第三,你喜欢wardo吗?如果不是,别去打扰他了。]

 

对面回复的很快。

 

[第一,wardo离开了我,我要让他回到我身边,对我来说就是追回。第二,不知道。第三,对,喜欢。]

 

Dustin简直都要被Mark这种霸道总裁范给气到了,这个人怎么能在发生了那么多事之后还能这么大言不惭的说着什么回到他身边,喜欢wardo啊。

 

他气鼓鼓地打字,因为太快而按错了几个字母,但是他都不想管了:[你怎么就喜欢wardo了?什么时候的事啊?昨天?]

 

[具体发现是在和解之后。]

 

[至于什么时候喜欢上的,我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如果一定要按荷尔蒙指数来定义,姑且算作一见钟情吧。]

 

What the f*ck?一见钟情?这么早?

 

而且这个人在用合同设计了对方之后才知道自己喜欢wardo吗?这蠢透了!

 

[那你怎么这么久都不去找他!你现在要追回他简直是地狱难度!]

 

[我之前一直觉得宁愿不来往,也好过做朋友。现在觉得可以一试,反正失败了也不会比之前更差。]

 

[看到他就发现其实我很想他。]

 

Dustin看着对方的消息,再度愣住了。

 

一直以来,Mark都是一个感情非常不外露的人,‘我很开心’‘我很难过’这样的话还没听到他说过,大学时代还没得到‘暴君’的称呼,就已经可以用眼神吓唬实习生了,到后来锋芒渐收,变得更加成熟内敛,却也从没有如此直白的表达过对另一个人的想念。

 

如果Mark说想他,那就一定是很想很想了。

 

Dustin只好回:[这话你对wardo说去。]

 

然后他又加了两个翻白眼的emoji表情。

 

 

看看Mark这家伙过去都干了些什么混账事。所以他绝对不要把wardo也许喜欢过他的事说出来,让他自己发现才好,这样才能给Mark一个教训,Dustin愤慨地想,好在Wardo现在已经愿意和自己和好了。为了和好他当初恨不得给wardo直播暴打Mark(当然他没这个胆量,所以他选择了暴哭道歉),而Mark呢,现在还没跟人家说上话,还得苦兮兮地变成猫才能见上一面。

 

Dustin对此甚至还感到几分幸灾乐祸,之前自己怎么劝和好都行不通,现在才醒悟,呵呵,怂死了。

 

---------TBC---------

 

因为之前看过达达的一个采访,觉得说话还蛮嘲讽的...

(就有这么一个毒舌的私设,但他还是我们的小天使)

对于马总的感情线我已经开始放飞了......

很多细节我没写出来(其实是还没想好)

也许会放到番外?(先完结再说)

评论(13)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