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暗千家

诗酒趁年华
极易爬墙
取关随意
天雷逆CP

[ME] 8小时奇遇

Mark一觉醒来变成了一只猫。

这只猫还是Eduardo家的。

又名《马总猫游记》/《花朵养猫记》

绝对OOC的,没有文笔的,没有剧情的,不虐的

《社交网络》同人

 

 

01

 

在超过连续一个月的加班之后,成功解决了数据问题的Facebook终于迎来了一次欢天喜地足以使上帝动容的假期,这么说绝对不是过分,在最后一行代码敲完的那一瞬间,办公室里甚至有猴子兴奋过度以至于脱了上衣在楼层里狂奔起来,虽然说Facebook向来注重员工的自由,但是历来被猴子们称为暴君CEO的Mark Zuckerberg还是决定在员工守则里加上一条——不允许裸奔,只脱了上衣也不行。

 

因为Mark实在是非常不乐意再度看到自己的员工光着上身像个远古时代的野人一样从自己透明玻璃的办公室前飞奔而过了,这让他怀疑Facebook雇佣的工程师是否真的是群猴子,好吧,其实他的心里经常有这种想法。

 

该死的透明玻璃。

 

不过早已担任了好几年的CEO,Mark也知道这时候是应该给所有人一个能够发泄的机会,高强度的脑力工作对身体和精神都是一种巨大的消耗,离了红牛和能量棒就没法持续工作,碳基生物就是这样,再高的效率也比不过无血无肉的机器人。

 

Mark转动着座椅看向窗外,黑色的夜空上群星闪耀,就像一张挂满了钻石的幕布,外面众人的喧嚣经过玻璃的过滤已经变得很模糊,被抛在脑后,薄薄一层玻璃却分割出两个世界,一边热闹欢快似嘉年华,一边沉寂冷漠似质证堂。

 

在Chris和Dustin还没有离开的时候,曾经也有拉着他和员工们一起庆祝,但不论是周年庆还是别的什么小型party,他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个百万之夜,明明都过去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但时间非但没有把那几个小时的记忆消磨,反而在经年累月的不经意回忆中变得愈发清晰,于是所有的庆祝都变成了对记忆的回顾,让他在喜悦和痛苦这两种磁极两端的情绪中不断拉扯。

 

这时候Mark到希望自己真的是什么机器人了,机器人才不会运行这种错误代码,它会找到BUG然后迅速修复,一切都可以恢复如初。

 

 

 

Mark打了个浅浅的哈欠,看眼手表,已经十一点了,倒是比之前加班要结束的早,可是不知为何这会他就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反正明天是周末,倒不是不可以好好睡一觉,Mark发了个短讯给私人助理,让她安排司机送自己回家,虽然平常他都是亲自开车上下班,公司里的司机都大多是聘请来给那些高管的,但今天按他这个状态,他可不想因为疲劳驾shi而让COO在深夜接到Facebook总裁车祸的消息。

 

到家的时候是十一点半,Mark简单洗漱了一下(他很自豪他居然还能记得洗漱,天知道他怎么会这么困),就着白天穿的T恤直接扑到床上,反正他现在还是硅谷黄金单身汉,没有人会在他耳边唠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Mark把脑袋深深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带来一种飘乎乎的惬意,和一种与时下季节不符合的暖意。

 

睡过去的时候,Mark还在想,难道Jarvis这么早就开启了中央空调吗?这也太不符合它的节能设定了…..

 

此时是美国东部时间24:00。

 

 

 

 

此时是新加坡时间15:00。

 

 

 

Mark猛地睁开了眼,屋子里亮堂得很,看来是一觉睡到天亮了,他也丝毫没有困倦之意,他伸伸脖子,想下床去刷牙,可是待他仔细看过,才发现眼前的这一切绝对不是熟悉的家里的摆设,相比起自己屋子里冷厉又简单的现代感设计,现在所处的地方明显更加的有人情味,简约的北欧风情里甚至还带点些许南美的热带风情,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把这两种风格杂糅起来的,不过以Mark挑剔地眼光来看,还不赖。

 

不过,再怎么不好看也不能忽略这不是自己家的事实。

 

Mark心下惊疑,难道是睡觉的时候被绑架了?自己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难道是因为被下药了?所以今天才这么困?可是Jarvis居然被人攻破了吗?几秒内,他在心里过了无数条可能性,并猜测了参与绑架的嫌疑犯,最后决定等他回去一定要把Jarvis铲了重写。

 

还有一点令他感到非常奇怪,Mark扭着脖子看了一圈,为什么所有的家具都那么高,整个房子也特别的大,大到难以置信的程度,知道自己的身高在男性里面确实不算出众,但也不至于连椅子都比他高吧?这他/么的是把他绑架到了巨人国?

 

现在他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开始格列佛漂游记了。

 

不管怎样,Mark至少感觉到自己四肢是自由的,尽管他很怀疑是否是绑匪故意的行为,但他向来不会放任自己处于被动,Facebook的CEO最擅长的就是主动出击了,不是么?

 

他站起身,向前迈出了第一步,无意间他低头一看。

 

咦?怎么自己的腿变成猫爪了。

 

 

 

哐!

 

 

Sh*t!

 

Mark在跨出第一步的刹那,只觉得身体骤然失衡,四肢下意识地乱晃起来,但是脚下的软垫根本让他无法着力,然后就成功踩空,噗通地摔了下去,顺带着一直在他身下的睡篮也被他踩得倾覆过来,倒盖在他身上。

 

他发誓这辈子都没有经历过这么魔幻的事情,活了二十多年了,Mark·Zuckerberg没想到有一天他居然变成了一只猫!

 

对,一只猫。

 

这真的是比绑架还令人头疼的事,至少Facebook的紧急应对方案里面并没有专门针对CEO变成猫的情况。

 

这就很好解释了为什么房子里的家具变得如此巨大,以及自己刚刚为什么总是伸脖子,猫总是伸脖子(他以前从来没有这个肢体动作习惯,当然,指的是他还是人类的时候),以及Jarvis为何没有做出应对——事实证明,以Jarvis目前的人工智能水平,并不足以预测并阻止魔法事件(暂且这么称呼吧)的发生。

 

很好,它逃过了一劫。

 

被睡盆罩着的Mark·猫咪·Zuckerberg冷酷地想。

 

那一瞬间Mark的脑海里飘过无数的设想,现在他正是在猫的躯体里,这难道是什么巫师的把戏吗?那他自己的身体呢,一种情况就是还在自家床上躺着,以一种无意识无脑电波的状态,也许没过多久就会被助理们发现然后送到医院被诊断成植物人,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被巫师们控制着然后被用来威胁Facebook,虽然那只是一具空壳子了,但谁又知道Facebook最智慧的大脑现在在一只猫身上呢?

 

而且这只猫还他/么的被一个豪华版的睡盆盖住了。

 

 

不管是哪一种设想都会对Facebook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逃离这个睡盆。Mark知道,如果是一只从里到外纯正的猫,这种程度的阻拦分分钟就扒拉开,可是他现在作为一只刚从人类那到四肢动物身上的猫,身体的协调性差的好比带了伊丽莎白圈,也许比那还要差,从他刚刚那手忙脚乱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来。

 

Mark用脑袋顶了顶篮子,除了一点点移动以外没有任何作用。

 

睡盆,该死的睡盆,都是睡盆的错。

 

Mark心里烦躁极了。

 

 

不过Mark Zuckerberg就算是成为了猫,那他也是世界上最聪明的猫。人类的祖先猿猴(这个跟他办公室前跑过的那种猴子没有丝毫关系)在还没进化的时候也是用四肢行走的,人类在刚出生的时候也是爬过来的,他只需要想象一下回忆一下那种感觉就可以了。

 

Mark在睡盆里面缓缓站了起来….

 

F*ck,他站不起来,他这才意识到软垫在上面压着他,这让Mark又咒骂了一遍这个豪华型睡盆。

 

好吧,站不起来没关系,他只需要奋力的扒拉出去就可以了,Mark当即便开始努力挥动他的四肢,以一种非常没有形象的方式,但是谁管呢,他现在是一只猫。谢天谢地,睡盆终于被他挪动了,Mark从下面的缝隙里看到了一线亮光,他就迅速的伸出一只爪子,卡在下面探出了头,接下来的过程很顺利,他没费多少劲就整个身子挪了出来。

 

Ouch!

 

Mark猛地转动他的猫脑袋回头一看,发现自己的猫尾巴被睡盆给压在了底下,他都没注意到自己居然还有个猫尾巴,对,猫当然有他/么的猫尾巴,他怎么会忘了,他终于想起来了他的耳朵现在还在头顶上呢,而且想动就动。

 

Mark抖了一下耳朵,气愤地抽出了自己的尾巴。

 

爬出来以后Mark·猫咪·Zuckerberg总算就机会好好打量他所在的屋子,他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柜子的柜门有镜面,他当即决定要过去看看自己是指什么样的猫。在Mark以龟速,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平衡好不容易到达了柜子前面之后,他只觉得现实更魔幻了。

 

镜子里那只雪白圆润的布偶猫,头顶和耳朵是黑棕色的绒毛,莹蓝色的眼睛在日光下显得更加剔透,身上的绒毛看起来干净柔软,让人有种想要抚摸的冲动,很明显被人打理得很好,爪子也….…Mark不想再找什么修辞来形容现在的自己了,反正世界上的猫,除了颜色以外在自己眼里都没有任何区别,尽管他现在已经变成它们的一员,但他还是猫类脸盲症。

 

不过有一只猫例外,他在很久以前就记住了它的模样。

 

Guess what?

 

就是镜子里那只,这不是说他有什么预卜先知的能力,而是这只猫Mark曾多次在某个人的Facebook上看到。

 

对,对,就是Facebook员工守则里的youknow who。

 

不要问他为什么唯独对这只猫这么熟悉,人家在社交网络上发了图片还不准人看了吗?在Dustin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早就看到了,不过最让Mark气恼的是,Wardo从来没发过脸书动态,第一条居然是去年家门口捡的纸箱子里的小猫,(鬼知道他怎么一捡就捡了只布偶猫,居然还有这个闲情逸致养起来了,最理智的做法难道不是送到宠物救治中心吗?)。后来十天半个月的也没发过一条,每次更新都还是他家那只布偶猫,什么和Mango一起晒太阳,Mango在睡觉,Mango is so cute之类的,天啊,他真的不知道这只死人脸面瘫公猫哪里可爱了,搞得wardo的Facebook评论下面都是一群人在夸猫咪,Mark敢保证,他看到了Dustin和Chris的评论,他气急了,不知道是在气这两人盲目更风的行为还是气自己连点赞都不敢。

 

人生不能更加操/蛋了,一觉醒来,他居然变成了Eduardo Saverin家的宝贝宠物猫,还拥有了一个水果系少女名字——Mango。

 

------------TBC-------------

虽然我是个大人了,但我还是喜欢智障无脑文。

灵感来源于我家那只面瘫猫。

 

不过,我找了好久的敏/感词

最后才发现是那个   驾shi  的  shi  字

评论(4)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