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暗千家

诗酒趁年华
极易爬墙
取关随意
天雷逆CP

[蟒獒]神助攻7

*OOC  OOC
*没有文笔

    可能是因为眼中的许昕长了个兔子耳朵的原因,张继科总是会时不时的关注起许昕的各种情况。
    许昕最近心情不好,张继科很明白这一点,但是他总不能不明不白的就跑过去问,很多时候心里的坎坎坷坷别人没法真实体会,感同身受也就成了笑话。
    再说了,万一是什么情感问题呢?可能是喜欢上某个人,结果又追不到,那可真是蛮头疼的。
    恩?等等。
    张继科猛地又想起许昕上次在食堂里对他说过的话,听起来半真半假,之前也就没当回事。
    现在想想,万一当时他说的是真的。。。
    张继科晃了晃脑袋,决定不再去想关于许昕那些事,他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在这替那家伙担心这担心那啊,到头来自己心情都复杂得很。
    可是他的眼神又忍不住飘向远处正在休息的许昕,那家伙低着头敛着眼,眼神粘在地面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头顶的兔耳半弯曲着,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丢了糖果手足无措的小孩。
    张继科鬼使神差的迈出了一步想要走过去,嘴巴也张开了想要喊对方的名字,或许是想安慰一下许昕,和他讲讲段子,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心里的心疼来得莫名其妙,于是硬生生的转了个方向接着去训练了。

    下午张继科训练的最后一场是和许昕组的双打,球桌对面是马龙和小胖。本来双方都旗鼓相当,但是许昕也不知怎么的,老是失误,好几个关键球都丢了,被对方狠狠地削了个光头。马龙都笑着说大蟒心不在焉啊。
    马龙和樊振东先收拾东西去了食堂,许昕正准备也去收拾的时候,却被张继科一把拉住了手腕。
    张继科目光灼灼的看向许昕,毫不留情的同他对视,灯光映射下张继科的眼里好像乘着碎光,许昕一时间竟差点移开了眼神不敢直视。
    张继科说:“大蟒,陪我再来一局。”
    许昕懵懵懂懂地点头:“哦。。哦好啊,没问题。”
    张继科拿着球拍走到球桌的另一边,把手中的乒乓球扔给许昕,挑了挑下巴,说道:“大蟒,发球。”
    许昕掌心向上拖着乒乓球,一球发出后张继科反手抽回去,适前的训练让他很快就进入了状态,打回去的每一个球都带着一股霸道的气势,来势汹汹。
    就是这样的气势好像点燃了许昕心里头那点小小的火苗,一些求而不得的苦闷与烦恼都是最佳的燃料,让火烧得越来越旺,眼里只有球桌对面的那个人。
    也不知道他俩打了多久,谁都没记分,只是不停的在对拉中一遍又一遍的发球,接球。停下来的时候外面天都黑了。
    张继科结果许昕递过来的毛巾,随意的糊弄了一下脸上的汗,略有些喘气的问:“痛快了么?”
    “恩?什么?”许昕一愣。
    张继科看见许昕的嘴角有些不自觉的上扬,便眨眨眼,说:“唔。。看来没关系了。”说完他便准备走向更衣室,却被身后的人一把扯住了手。
    “你干嘛?还要来”张继科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被许昕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了。许昕的手环住张继科的腰,头也埋在对方肩窝里,从张继科的角度正好能看见他头顶的兔耳,本想推开的一下子也没忍心。
    张继科不禁低声问,语气是他没想到的柔和,“怎么了?”
    “也没啥,”许昕声音有点闷闷的,“就想抱抱你。”
    “许大蟒你还是个少女么?怎么这么矫情了?”张继科忍不住发笑,但是也没推开对方。
    “多少人想抱我还没机会呢。”
    “说的好像没人想抱我。”张继科嘲笑道。
    “是啊,我就很想抱你嘛。”
    许昕话一出,张继科不知怎的都有点害羞,仔细想想自己又干嘛害羞呢?但是心里又忍不住害羞,张继科感觉自己心里特别纠结,站在那也一声不吭的不知道该回什么话。

——TBC——

各位双十一快乐啊。
该剁手的剁手。该吃吐的吃土。
脱单的没脱单的都节日快乐。
例行给太太们笔芯。
   
   
   

评论(1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