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暗千家

诗酒趁年华
极易爬墙
取关随意
天雷逆CP

【ME】8小时奇遇

12

 

下午三点的时候,Mark坐上了回旧金山的飞机。

 

Mark是临时订的机票,因为他不知道这次新加坡行程的效果会怎么样,所以Mark特意在前几天就完成了几倍的工作量,为这次万圣节的派对空出了好几天。只可惜两地往返的时间太过于漫长,所以实际上能待在新加坡的时间并不多。

 

Mark没有告诉Eduardo自己的起飞时间,尽管他知道Eduardo就算再不乐意,也会秉着地主之谊到机场来送自己,不过在私心上他也许是有点欲擒故纵的想法。

 

所以Mark只是在起飞前第一次拨通了那个存在他手机里已久的号码,在听筒里的‘嘟嘟’声响了几下之后,电话终于接通了。

 

“Hello,It’s Saverin.”Eduardo温和又软糯的嗓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wardo,是我。”

 

听筒里安静了一秒,随即又响起一阵窸窣的纸页摩擦声,Mark听到‘吧嗒’的一声,像是书本被合上了。

 

Mark都能想象到Eduardo蹙着眉,把眼镜扯下来的场景:“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把我的私人号码给你了。”

 

“我跟Sean要的,并不是黑了你的手机或者电脑。”

 

“好吧,那你有什么事吗?”

 

“我要回美国了,待会就起飞。”

 

Eduardo反问:“So…goodbye?”

 

Mark略微勾着唇叹气:“就那么迫不及待地跟我说再见吗?”

 

Eduardo打了个结巴,“那…那又怎样?”

 

Mark看着窗外的飞机翼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不怎么样,我只想说我还挺舍不得你的。”

 

“哈?”Mark这么一句超乎于Eduardo预想之外的话,他还真有点招架不住,但一个深呼吸之后,他马上就找回了自己的淡然处之:“哦?是吗?这可是我的荣幸。”

 

“新加坡是个很美丽的城市,”Mark的手指敲打着窗沿,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微翘的嘴角却暴露了一切,“我下次再来的话,你会欢迎我吗?”

 

Eduardo有些敷衍地回答:“新加坡欢迎任何人。”

 

“我只是在问你。”

 

“说得好像我不欢迎就能阻止你。”Eduardo的语气里有些埋怨。

 

“不,我不想做让你不开心的事。”

 

Mark如此坦然的态度反倒让Eduardo自己骑虎难下了,说欢迎心里头又别扭,说不欢迎又过分冷淡,左右都不是个好说法,他索性就岔开了话题:“飞机怎么还不起飞?”

 

“还有五分钟,”Mark说,他顺着Eduardo的方向往下走,“明早到旧金山。”

 

“恩,回去之后好好休息,这趟行程可不轻松。”

 

“我会的。15个小时实在太长了,不是吗?要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

 

Eduardo‘嗯’了一声:“是挺麻烦的。”

 

“所以Facebook正在考虑在新加坡设立一个亚洲数据中心。”Mark说,“新加坡可以说是亚洲的一个中心点,各个方面都很合适,你觉得呢?”

 

“Great  news.”Eduardo诚恳地回应,“我对你有信心。”

 

“但你并不信任我。”Mark说。

 

Eduardo回答地很坦率:“这很正常。”他听到听筒里传来飞机广播友好地提醒乘客把手机调到飞行模式的声音,心里松了口气。

 

“wardo。”

 

“恩?”

 

“我想起了之前你总是在宿舍门口等我。”

 

“啊,”Eduardo用着亲和的声音说道,“真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是忘了我们约定的时间。”

 

“也许是因为我知道你会等我。”Mark又想起了wardo在第一次见Sean的时候对于他迟到了25分钟的行为十分不满,“你应该像Chris那样把我骂一顿,我被你宠坏了。”

 

Eduardo笑出了声:“可我还是会生气。然后不再等你了。”

 

“没关系,这次我来等你。”Mark冲着走到跟前的空姐做了个‘马上’的口型,接着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我渴望着能见你一面,但我不会对你提出请求。因为只有在你想见我的情况下,我们的见面才是有意义的。”

 

“改编自西蒙·波娃的《越洋情书》,下次我把原文中的这段话念给你听。再见,wardo。”

 

Mark挂掉了电话,看向窗外,倒映在眼睛里的天空湛蓝明净,白云像棉花糖一样漂浮着。

 

 

 

 

 

自从Mark回到美国之后,他保持着每周两封邮件,每天几条脸书私信的频率与Eduardo保持着联系,也没写些什么特别的内容,大多是生活琐事,然后在邮件末尾附上一些他觉得很有意境的话,比如说《越洋情诗》的一些片段,普希金啊,叶芝之类的。

 

Eduardo还是不怎么看Facebook,私信回得很慢,但邮件基本上会在第二天回复,虽然非常简短,只是在Mark说到他之前在办公室养的一盆仙人掌死掉了的时候表示了自己的遗憾之情。

 

在一开始,Eduardo并没有对Mark摘选的那些情情爱爱的诗句作出任何评价,但在两周之后,他终于忍无可忍了,于是Eduardo在邮件里回复到:

 

[Mark,如果你真的想给我推荐一些文学作品的话,直接告诉我书的名字就好了。]

 

Mark对这个要求回复到:[好的。]

 

然后,第二天,Eduardo就在家里收到了来自亚马逊的快递,是布莱克的诗集。

 

第四天,亚马逊的快递小哥又来了,这次带来的是雪莱的诗集。

 

这些书Eduardo看过了,他恼火地回复:[试着选些别的风格的[翻白眼] [翻白眼]]

 

Mark说:[没问题。]

 

第七天,送到Eduardo手中的是一本阿加莎的《无人生还》。

 

Eduardo以前很少看悬疑小说,他总觉得那些都是一个套路,便提不起兴趣,这次只是有点好奇Mark挑书的品味,没想到翻开书后看了开头就停不下来,结果在第二天还要上班的情况下控制不住地挑灯夜战看完了。上班时他还顶着黑眼圈顺便在亚马逊上订购了《东方快车杀人案》。

 

悬疑小说真好看。

 

第八天,Eduardo兴致勃勃地拆开了刚到的《东方快车》。

 

第十天,Mark给Eduardo订购的《阳光下的罪恶》到了。

 

第十二天,Eduardo回复到:[No  more  Agatha,我已经有全套了。]

 

Mark说:[你应该只买了一半。]

 

他又补充到:[我昨天看到了,通过你的猫,希望你不要介意。]

 

Eduardo惊了:[Wait…WHAT!你又到Mango身上去了吗?你就不能做到在Mango身上也只是睡觉吗?[生气][生气][生气]]

 

一早醒来就查看消息的Mark看到聊天记录里,,隔了一个小时之后在上一句质问的后面对方又发来了一条:

 

[Nevermind,我会尝试不去介意的。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的推荐。]

 

Mark不经意地勾起了嘴角,发过去一张他在网上找的一只在微笑的白色猫咪的图片——不是Mango,但也很可爱。然后在后面加了一句话:

 

[我很高兴你会喜欢。]

 

 

------TBC------

短小地更新一下表示我没坑.....(连我自己都快忘了剧情了)

 

因为太忙了所以连LOF都没怎么登陆,没想到这两个月居然还能收到小红心???(等等,距离上次更新居然快两个月了)

 

祝大家圣诞快乐啊

评论(12)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