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暗千家

诗酒趁年华
极易爬墙
取关随意
天雷逆CP

【ME】8小时奇遇

11

 

 

 

这一夜Eduardo睡得不算好,他的睡相本就不是特别安稳的那种,在大床上没啥影响,一这么挤着就不行了,所以他整个晚上都在潜意识里控制着自己不要乱动,免得影响了身边那家伙,过于拘束的睡眠的后果就是早上醒来的时候就感觉有点腰酸背疼的。

 

Eduardo睁眼的时候发现Mango早不知道飞到哪去了,Mark的手也没有再抓着自己的,却转而搂着了自己的腰,两人在温暖的被子里面以一种及其亲密的姿势睡在一起,双腿交错,Mark的脑袋还凑在他的脖子旁,稍微一动Eduardo似乎就能触碰到Mark的鼻尖,喷洒出的热气引起他一阵鸡皮疙瘩。

 

Eduardo眨了几下眼,舒适的被窝让他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

 

可梦终归还是要醒的,床还是要起的。

 

他正思考着要怎么在不吵醒Mark的情况下脱身而出,还没敢动几下呢,结果再一抬眸,就和一双钴蓝色的对视了。

 

这画面过于刺激,Eduardo下意识的动作就是往后缩,本就睡在沙发边缘的他这么一动就要往地上掉,好在Mark眼疾手快地揽着他的腰就把人搂了回来,然后两人就凑得更近了,鼻尖都撞在了一起,Eduardo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整个晚上都靠得很近的原因,两人的体温好像都变得不分彼此了。

 

Jesus。Eduardo倒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自己还是晕过去比较好。

 

“早上好,wardo。”Mark浅笑着问候。

 

“….”Eduardo茫然地眨眨眼,“早上好,Mark。”

 

“wardo,你硬了。”Mark还是笑。

 

Boom——很好,脑内的炸弹成功爆炸,Eduardo引以为豪的风度终于荡然无存。

 

“这很正常!”Eduardo红着脖子一把推开了这个揽着他的人,愤然起身,踩着拖鞋嗒挞地往楼上走,到一半却又猛地转身,风风火火地冲着还躺在沙发上的Mark走来,然后没有提醒地就扯掉了Mark脑袋底下的枕头和身上盖的被子。

 

Mark在被窝带起的那阵‘唰唰’的凉风里吧嗒眨眼。

 

“Oops。”

 

诶呦你个大鬼头。

 

Eduardo瞪了对方一眼,沙发上那个卷毛家伙满脸无辜的笑容怎么看都不顺眼,怎么看都恍神,他心里又恼又酸,最后还是抱着被子和枕头径自上了楼。

 

被留下来的Mark倒是有几分得意,独自一人惬意地躺在沙发上,回想着自己一个小时前先醒来的时候看到的睡颜——和在柯克兰时看到的别无两样,只是更加成熟,也更加接近。

 

记忆里独属于对方的相册又添加了一张新的照片,观遍宇宙星辰,竟然找不到什么比那熟悉的面容更令人喜悦。

 

 

 

 

Eduardo下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的黑色长风衣,修长挺拔,带着清爽的须后水的味道。他把干净的毛巾和牙刷丢到Mark身上,问道:“你几点的飞机?”

 

Mark说:“我还没订回去的机票。”

 

Eduardo挑眉:“为什么?”

 

Mark刚想开口,却又被Eduardo打断了:“算了,我不感兴趣。去洗脸刷牙,吃完早餐我送你回酒店。”

 

Mark抿抿唇,也不再多说,顶着一头乱毛往盥洗室去了。刷牙时Mark总是盯着自己的嘴巴看,想到昨晚好歹还偷到了一个吻,便觉得这次行程也算是有很大收获,就算wardo的态度还是很冷淡疏离,但也不是没有软化的迹象。

 

毕竟他俩还一起睡了。

 

只不过,昨晚在车上不知怎的就睡着了,还恰好和Mango交换了身体,闹了一个大笑话。当然了,如果让他以出丑作为代价,换来一个和wardo同床共枕的夜晚,这确实是个很划得来的交易。

 

早餐是一个Eduardo做的简易三明治加西兰花,配上牛奶燕麦。Mark讨厌西兰花,因为很多人都说这玩意像他的发型,但既然是wardo做的,他当然没什么问题。

 

Mark在Eduardo对面坐下的时候,Eduardo正打着电话,另一只手拿着叉子无意识地戳着面包片。他喝了一口牛奶,用余光描摹着Eduardo低垂的眼眸,直白,坦然地用眼神告诉对方‘我在看你哦’。很快,Eduardo就感受到了对方毫不遮掩的注视,他用口型对卷毛先生说到:“吃你的饭。”

 

Mark才不管,咬着三明治一心二用,生怕Eduardo注意不到他似的。

 

Eduardo对着Mark翻了个白眼,跟电话那头的人礼貌地道了谢,说了再见。

 

“Mark,”Eduardo放下手机,有些担忧地说,“你的梦游症有看过医生吗?Facebook的高管知道吗?”

 

“没有看过,除了Dustin和你,应该没有别人知道了。”  

               

Eduardo皱起了眉,表情有些严肃:“我刚刚和我的私人医生简单说了一下你这个情况——当然了,你可以放心,我没有透露太多,他建议你最好还是去医院做个检查。”

 

“每隔半年我都会做一次全身体检,事实证明,我很健康。”

 

“昨晚你的表现可不是这样说的,”Eduardo狐疑地叉起一块三明治放进嘴里,“那实在太奇怪了,我从来没听说有人会有这样的症状。”

 

“你是在担心我吗,wardo?”Mark问。

 

“No。”Eduardo一副‘我怎么可能会担心你’的模样,鼻子都皱了起来,“就是好奇。”

 

“好奇的人可不会替我去问医生。”

 

Eduardo瞪着眼:“我闲着没事做,okay?”

 

Mark嚼着三明治的嘴角扬了一下,是那种他喜欢在Eduardo面前做出的带着小小得意的微表情:“我很高兴你在闲着的时候会想到我,作为回报,我在闲着的时候也会想着你的。”

 

Eduardo被对面这人油嘴滑舌的程度惊呆了,只能尴尬地喝了口牛奶。

 

半晌,他才正色道:“别转移话题,Mark,我说,你应该去看医生。”

 

Mark抿着唇思索了好一会,他不说话,Eduardo便耐心等着。

 

只见Mark有些犹疑地张张嘴,还是没说出什么,他立马好意地开口解围:“我只是建议你做个相关检查,别的事你不说也无妨。”

 

Mark摇摇头,表情里居然有些混杂着尴尬的头疼。

 

“实际上,这不是梦游症,这是一个很难用科学来解释的东西。”他叹气,“也许你不会相信,但只要我一陷入睡眠,就一定会睡上八个小时,在这八个小时里面,我有一定的机率会进行灵魂交换,而和我交换的对象,正是你家那只猫。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在睡着了之后表现得像一只猫,因为它的灵魂正在我的身体里,我的灵魂正在它的身体里。”

 

Mark看着Eduardo呆滞的表情,补充了一句,“我知道你喜欢吃哈根达斯,是因为我在Mango的身体看到了这一切。你甚至还带着我去了一趟兽医院。”

 

Eduardo面有迟疑:“Mark,这是你为了掩盖你对我的调查而想出来的借口吗?我得说这不是个很好的借口。”

 

“我不用调查你,事实上,我可以偶尔在猫的身体里看到你做了什么。你还记得不久前你把那个亚裔女人带回家的那次吗,就是我咬了你,因为我不想看到你和她上床。我还知道你总是喜欢点外卖,大多数是巴西菜和中餐。这些可是我调查不到的。”

 

 

哇哦。

 

 

Eduardo再度被惊讶到词穷了。

 

他艰难地吞吞口水:“你怎么可以咬我——不不我是说你这个情况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两个月前。”

 

“这…这…这太怪异了,你在一个猫的身体里观察了我两个月!”Eduardo全身都耸了起来,他的双手罩住自己的脑袋,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Eduardo简直不敢回忆过去两个月里,当他抱着Mango的时候,有多少次其实是抱着Mark灵魂的猫咪。

 

Mark的手指下意识地摩挲着,他小心翼翼地解释:“其实交换的次数并不是很多,但我也没法控制,抱歉,wardo。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告诉你这件事,我担心你会接受不了,可是我也不想拿梦游症来把昨晚的情况糊弄过去,我不想隐瞒你。之前我说过有一件事改变了我的想法,指的就是这个。我不知道这件事的原理,但交换的频率确实是在减少。我想,既然上天赋予了这么一个魔法,让我见到所思之人,那我何不为自己争取一个能够光明正大的见到你的机会呢?”

 

Eduardo有些愣神,说的话便牛头不对马嘴:“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事情吗?你这样子…让我怎么直视Mango啊?”

 

“没关系,大多数时候它还是你的Mango。”

 

Mark说这话的时候,Mango正调皮地蹦上餐桌,踏着轻盈的步伐走到了Eduardo的牛奶前,晃着它那毛茸茸的大尾巴往杯子里面探头,Eduardo神色复杂地把自己的杯子拿开了。Mango用它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望了望Eduardo,再看看Mark,摇着尾巴又跳下去了。

 

Eduardo的手指在杯沿滑过,若有所思地开口:“说起来,Mango的出现也是很奇妙。那天下班我在院子门口发现了它,在一个小小的纸盒里,才出生没多久的样子。还有一张纸条,写着‘请多在Facebook上发发它的照片,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好运’这样的话。”

 

“关键是,我还真的发了。”Eduardo扁扁嘴,“我当时还想,为什么不是Twitter呢。原来和你有关。”

 

Eduardo问:“你和Mango不会是灵魂伴侣什么的吧?”

 

灵魂伴侣?

 

Mark挑着眉否认:“不可能。”

 

“那你有和它签订什么契约吗?”

 

“我想没有。”

 

“那我需要去咨询一下JK罗琳吗?也许有什么事情是麻瓜们不懂的?也许你俩共用一个灵魂,其实你就是一只猫,但你以为你是个人类。或者说Mango其实是个人类,但它以为自己是一只猫,那我到底是在养着谁。你,还是Mango?”Eduardo语速飞快,也不知是学了谁的习惯,“又是谁把Mango放在了我的门口,我该喊他Mango还是Mark,也许它原本还有一个属于人类的名字。那会是你的前世吗?这太奇怪了。Mango会不会是那只薛定谔的猫,谁也不知道它身体里的灵魂到底是什么。灵魂难道不是属于量子力学的范畴吗,Mark,你是猫吗?”

 

Mark觉得他自己都要跟不上对方的天马行空了,但这让他想起了在哈佛的时候因为虐鸡事件而被搞得要发狂的Eduardo——他在思维混乱的时候就会胡言乱语一通,说些旁人反应不过来的话,比如大鱼吃小鱼,薛定谔的猫之类的。

 

以前Mark看着这个样子的wardo觉得还蛮有趣的,有时候还会故意地去逗弄一下,只是现在被吐槽的成了自己,他噎了半天,难得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于是他只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

 

“我不是。”

 

“我知道了,那它一定是平行世界的你。”Eduardo把一旁懒洋洋地躺着的Mango抱了起来,“你看,它的表情和你多像啊。”

 

Mark:“……”

 

 

 

 

------TBC------

 

 

 

评论(21)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