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暗千家

诗酒趁年华
极易爬墙
取关随意
天雷逆CP

【ME】8小时奇遇

........

《社交网络》同人

 

 

10

 

 

Eduardo边系安全带边问:“说说我怎么就爱你了?”

 

Mark分析道:“这种事很难定义,但就像非线性的模型,在范围特别小的时候又能近似的看成线性的来分析,相关性和因果性就够明显了。第一件事,当初我们认识的时候是在派对上,那么多人你就找了我说话,姑且看作是初步印象不错。第二个,你总是忘了去取自己干洗的衣服,却一直提醒我不要穿少了。”

 

Mark默默地瞥了Eduardo一眼,对方开着车,‘恩’了一声,他就接着说下去了:

 

“第三件事,你在半夜两点会因为我的博文跑来找我,即使不想给我公式,但你还是写了出来。第四件事,我在被留校察看的时候,你没有指责我的行为,却说你当初应该拦住我。第五件事,我去找你投资,你立刻就答应了我,在我说要去加州的时候,尽管你并不赞同,但还是给了资金。”

 

“也许是出于哥哥对弟弟的关心,学长对学弟的关照,CFO对合伙人的妥协?”Eduardo问。

 

“第六件事,你为了我的注意力甚至冻结了账户。”Mark补充,“现在我暂时只想到这么多。”

 

Eduardo没话讲了,他只好说:“好吧,就算我过去可能是爱过你吧,你又怎么确定我现在还爱着你呢?”

 

“我不确定。”Mark看着挡风玻璃上的雨刷左右摆动,古井无波,“所以我做了很多计划来追求你,我有一个模型来分析你的一些情绪反应,你的爱好设定为约束条件,比如说你喜欢吃哈根达斯,但大多数时候只吃一口——”

 

“等等。”Eduardo伸出手打断,“我从去年才开始吃哈根达斯,你是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

 

Mark闭上了嘴。

 

“算了,无所谓。”Eduardo说,“Mark,你不能过了这么多年突然就跑过来追求我,这太奇怪了。”

 

“没有很突然,我们恢复联系将近两个月之后我才来找你的,而且我还没开始追求你,我现在只是告诉你我的这个决定。”

 

Eduardo叹了口气,心里好像有两种情绪在拉扯着,但他无视了。

 

“也许你只是把愧疚和爱情混淆了,你甚至都没必要愧疚,因为我们已经在很多年前和解了。再过段时间,你会碰到一个合适你的女孩,她爱你,你也爱她,我会参加你们的婚礼,包下list上所有的礼品,”Eduardo无奈地笑,“至于我,在新加坡继续我的快乐生活,那才是故事应该有的结局。”

 

“wardo,我是个成年人,我分得清什么是愧疚,什么是爱情。”Mark没什么表情,脸颊却紧绷着,“过去的经历让我们成熟,让我们能够更好的承受痛苦,可是痛苦随着时间消解了吗?并没有,因为我爱你,我对你的爱是伴随着它的,而我不会停止去爱你。而且,这个故事是关于我们两个人的,你不能擅自就决定它的结局。”

 

Eduardo哑然了一会。

 

半晌,他才说到:“你是受虐狂吗?”

 

“我没有这个倾向,只是那个人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承受得更多。”Mark说,“也许和别人结婚会有幸福的生活,但不论是过去还是未来,我都不会再有像爱你一样的感觉了。我没那么在乎结局,但我只是想试一下,我和你之间会不会有一个更好的结果。”

 

“现在的关系我觉得就很好了。”

 

“但是我不满足。”Mark微垂的眼角看起来有几分无害,却遮掩不住这个卷发男人眼里的锋芒,他逃避了那么久,但他始终想要抓住自己渴望的,欲望的沟壑并不能被枯燥的时间填满,只会被越磨越深。

 

Mark接着说:“这样很自私,对吗?自顾自地就对你来一个真情告白,就算你不表现出来,但我知道你一定慌极了,但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可不会给你准备说辞的时间。”

 

Eduardo倒吸一口气:

 

“你还是当初我认识的那个小机器人吗?”

 

“我不是小机器人,我只是懂得太晚。”

 

Eduardo纠正:“你不是懂得太晚,你只是没把你的CPU用来思考这些问题。”

 

Mark低下了头:“抱歉。”

 

“不,你不需要抱歉,那是真正的你,就是那样我才觉得你是个特别的人。”Eduardo突然笑了一下,“因为你的尖锐,我才被你吸引,于是我们又无可避免地彼此伤害,好像上天注定我们要有那么多矛盾,这真是个无解的问题。”

 

Mark久久地闭了一下眼,过了好一会才睁开:“那是因为我们少了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一个我们拥有彼此的保证,这是令人安心的唯一权限,对我们这种控制狂来说必不可缺。”

 

Eduardo沉默地打着方向盘,一句话都没回,Mark权当他是默认了。

 

 

 

 

 

 

 

Eduardo把车开到了酒店门口,他伸出手推了推不知何时靠着车窗睡着的Mark。

 

“Mark,到酒店了。”

 

可对方没反应,他只好多用了点力。

 

没醒。

 

Eduardo没办法了,只好去拍Mark的脸,轻轻一巴掌下去,仍旧毫无反应。于是Eduardo‘啪’地又是轻轻一巴掌,居然还是没醒。

 

怎么回事啊,Eduardo纳闷了,他怎么不知道以前这家伙这么能睡?

 

“Mark!”Eduardo摇着Mark的脑袋大喊,小卷毛被他摇得跟个娃娃似的左右乱晃却没有丝毫效果。

 

靠,还不醒,真的是服气。

 

Eduardo无奈地呼出一口气,只好发动车子开回了家。

 

等回了家,他又好不容易地把睡得跟死猫一样的卷毛拖进了屋子里(说真的,怎么这样都不醒啊),然后把那家伙放在了沙发上,自己就去楼上收拾客房了。结果等他收拾好了下来,一眼就看到Mark蹲坐在沙发上,双手撑在前面,一副意识清明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几分钟前还睡得雷打不动的人。

 

有意思的是,自家的Mango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醒了,坐在Mark面前的茶几上,于是一人一猫就这么大眼对小眼的互相瞪着。这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

 

Eduardo吞吞口水,试探地问:“Mark?你醒了就去房间睡吧,我之前叫不醒你,就把你带回来了。”

 

他一开口,两个家伙都朝他看过来,不太明朗的灯光下两双蓝盈盈的眼睛就这么直直地望着他。不知道是不是Eduardo的错觉,他竟然觉得Mark的眼睛该死的和Mango很像,对了,坐姿也很像。

 

Mango “喵呜”了一下,像是在冲Eduardo撒娇。

 

这很正常,它经常这么做——可是Mark,那个出了名的暴君大人,好像是在模仿似的,也张嘴来了句绝对足以让全硅谷下巴都脱臼的叫声:“喵呜——”

 

真是见了鬼了!

 

Eduardo目瞪口呆。

 

他担忧地走到Mark身边,狐疑地看着对方:“Mark,你怎么了?”

 

“喵呜!”谁知Mark又短促地叫了一声,原本蹲坐在沙发上的人一个激灵突然就蹦到了Eduardo身上,Eduardo被扑得一个踉跄,倒在了沙发上,他闪乎着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懵逼地看着趴在自己上方的罪魁祸首。

 

“喵呜——”Eduardo听到Mango大叫着。

 

“喵呜!”Mark也嚎了一声。

 

“你是在玩什么角色扮演吗?!”Eduardo崩溃地问,伸出手在Mark眼前晃了一下。不晃还好,这一晃就让Mark找到了什么玩具似的伸出‘爪子’来抓,还企图用自己的嘴巴去咬,Eduardo躲闪不及,一下子就被咬住了食指。虽然不疼,但Mark这个没道理的动作还是让他惊呆了。

 

“Mark!你在干什么?”他惊疑地大喊。

 

Mark却好像听不懂似的咬着Eduardo的食指不放,一边在Mango身体里的真Mark都要气疯了。

 

Holy sh*t!这只死猫!真·Mark在心里暴怒地大喊,这个蠢货在他妈的干什么!

 

Mango“喵呜”了一声,猛地跃上沙发,跳到了Eduardo的胸膛上,于是两人一猫就形成了Eduardo在最下面,Mark扑在Eduardo身上,Mango踩在Eduardo胸上的姿势。Mango屁股冲着Eduardo的脸,耸着全身对那个占着人类身子的猫龇牙咧嘴,但是他不知道他毛茸茸的尾巴在Eduardo的脸上扫来扫去,搞得对方简直要抓狂了。

 

Mark灵魂的Mango挑衅地大叫了一声。

 

Mango灵魂的Mark看到跟自己长得一样的猫阻挡在主人前面,当即也怒了,“喵”一声也喊了出来。

 

一人一猫就这么炸着毛对视,Eduardo只觉得自己要被Mango这只大肥猫压得喘不过气。

 

他在最底层弱弱地开口:“Mango,你先下去……”

 

Mark灵魂的Mango听了,眼睛一眯,瞳孔一竖,整个猫的气势就凌厉了起来,软乎乎的猫掌里冒出了刚剪没多久的短爪,四肢一阵蓄力就直直地冲着他眼里的那个占着自己身子的蠢猫扑去,卷发家伙根本不会协调使用人类的双手,只能“喵呜”地叫着四处乱挥双手阻挡,Eduardo一看就急了。

 

“Mango!”Eduardo连忙爬起来去抓在‘Mark’身上大闹乱咬的布偶猫,“别咬人!”

 

Mango被Eduardo捞住了腹部,本想作罢,可他一看到那只猫占着他的身体做出‘我是可怜的小可爱’的傻逼表情就觉得要吐,他不服气地乱蹬着四肢,丝毫没想到自己此时此刻地动作实际上和一只炸了毛的猫并没有什么区别。

 

Eduardo无奈地摸着猫咪的脖子安抚了几下,Mango这才好不容易安静下来。

 

他抱着猫心累地看了缩在沙发上的‘Mark’一眼:“抱歉,我家猫可能有点怕生。”

 

‘Mark’张了张嘴:“喵。”

 

Eduardo真的要开始怀疑眼前的卷发男人是否能听懂自己的话了。

 

别再喵喵地叫个不停。人类Mark在猫身子里翻了个白眼,但考虑到wardo正抱着自己呢,他就不再打算和那只可怜的蠢猫追究。

 

Eduardo站在原地思索了半天,还是掏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真·Mark在他怀里睁着无辜地大眼睛看着对方的下巴。

 

电话接通了。

 

“嘿,Dustin,是我,Wardo。”

 

电话那头说话的声音太大,连Mark都听到了Dustin兴奋的大喊声。

 

Eduardo尴尬地笑了一下,说到:“一切都挺好的…就是Mark好像犯了点小毛病…”

 

“什么毛病呀?”Mark听到Dustin忍着笑的语调。

 

“就是…他总是在学猫叫…好像也不能听懂我说话了,”Eduardo拧起了眉,“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我需要叫一个医生么?”

 

Dustin大笑:“噢,这不是什么大问题,Mark就是得了一种睡觉时会看到想看到的人的梦游症!不过是以一个猫的身份!”

 

Mark觉得Dustin说得有点道理,见到想见的人,那不就是wardo么。

 

Dustin又叽里咕噜说了一堆,八成都是瞎吹的,但Eduardo不清楚Mark的真实情况,只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语气里担忧未减:“那好吧,这就是说他真的不需要见医生是吧?”

 

“不需要,等他自己醒过来就好啦!”

 

“恩,我明白了,谢啦,Dustin。”

 

“不用谢!”

 

挂断电话后,即使是得知Mark并无大碍的消息,看着一脸懵懂的卷发男人,Eduardo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把Mango放了下去,去楼上把薄被和枕头抱了下来——照着情况,他是不能指望着Mark能自己去卧室睡了,可Eduardo也不能强制地拖着一个成年的人到处走,最后也只能在沙发上让这个梦游症的猫将就一晚。

 

Eduardo铺好了枕头,柔声说道:“Mark,要睡觉吗?”

 

这个问题问得好奇怪,Eduardo在心里小小地纠结了一下,Mark现在难道不是正处于梦游状态吗?

 

‘Mark’看了一眼柔软的枕头,再看看Eduardo温和的笑,非常自觉地爬到枕头上把自己缩成了一个团。

 

看到这个奇妙睡姿的Eduardo:“……”

 

一旁的真·Mark根本没眼看,只觉得这家伙把自己的一世英名毁了个遍。

 

Eduardo把薄被给‘Mark’盖上了以后真的是松了一口气,以为终于告一段落了,结果等他自己洗漱完毕换好睡衣躺在床上的时候,却老是翻来覆去地担心楼下睡在沙发上的梦游症患者。

 

“Damn it!”他烦躁地扯下眼罩,猛地坐了起来,一个翻身就下了床往房间外面走。

 

本在主卧地毯上打盹的Mark自然是被惊醒了,他连忙跟上Eduardo的步伐。

 

Eduardo一下楼,果不其然就看到沙发上的家伙睡得人仰马翻,被子早就被踢到地上了。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无奈地走上前去又帮那个像猫咪一样四肢都往前伸的家伙盖上了被子。Mark在一旁看在眼里,感觉这好像就在重现多年前在柯克兰经常发生的那一幕。

 

“我的天。”Eduardo突然小声惊呼。

 

谁能想到盖个被子的功夫这个家伙在梦里也能伸爪抓人啊!

 

他不想吵醒Mark(实际上真正的Mango睡着了很难被吵醒),只好小心翼翼去掰开牢牢抱住自己手臂的双手,Eduardo拿着被子的手简直是青筋爆出,努力了半天,他脑袋上居然都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那两只爪子居然还是在他手臂上牢牢地抓着。

 

更要命的是‘Mark’还把手往怀里一卷,猫咪般地缩起了手,Eduardo被带得往前一倾,整个人就倒在了‘Mark’身边。沙发够宽敞,本来侧着睡两个成年男人都绰绰有余,更不用说现在这个凑得极近的姿势。

 

Eduardo心想:要疯。

 

真Mark感叹:这个操作很骚。

 

Eduardo看着面前这个相隔不超过十厘米的熟悉脸庞,呼吸都紧张地屏住了,生怕自己的和对方的交错在一起。他的眼睫控制不住地在颤抖,想闭上眼,瑟瑟缩缩的目光却又不听话地想好好看看面前这个他在对方醒着的时候不敢描摹的面孔。

 

Mark  Zuckerberg这个人,面容深邃,眉骨像是冰原里高耸的雪峰,在醒着的时候总是透出一股锋利的气息,尤其是那双蓝眼睛,有着大海的澎湃和寒风的刺骨;可是当他睡过去了,那咄咄逼人的气势就消失不见,转而取代的是一种浑自天成的天真与无辜,像是一颗理想主义者们在诗歌里仰望咏叹的星星。

 

这太奇妙了,一个人身上怎么会有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呢。Eduardo曾无数次思考过这个问题,在柯克兰为Mark披上被子的夜里,在加州倾盆而下的秋雨里,在针锋相对的质证里,在这个新加坡的寂静冬夜里。

 

可Eduardo还是没想到问题的答案。他想,也许这也是Mark吸引他的一点,因为没有人能对自己着迷的东西说出个所以然来。

 

他恍神了很久,甚至都没注意到自家猫咪是什么时候跳上来趴在两人中间的,这让Eduardo更加不好扯出自己的手了。Eduardo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推了推那个白团子,Mango一副我自岿然不动的模样,他也就作罢。

 

诶…就这样吧。

 

 

-------TBC--------

 

终于又开始沙雕了。这才是我的画风。

 

 

 

 

评论(23)

热度(80)